• 2011-01-05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97020785.html

     

     

    学问都有自己研究的前提,叫“理论预设”。

    照我看,文学的理论预设是:人道主义。史学的理论预设是:理性自。当然,什么学问都有背叛预设的另类学者,但理论预设总是主流。

    所以,文学和史学是互相掌嘴的。照史学看来,屁股决定思想,有什么奶就认什么娘,跟人性、人道主义没什么关系。而文学则相反,如同任何神学,鄙夷任何市侩。对史学来说,文学就是神父;对文学来说,史学就是市侩。

     

    唐德刚在《晚清七十年》里讲太平天国,说许多人认为那是一场政治运动,却忘记了其实它也是一场宗教运动。这是因为,搞史学的都是一帮无神论者,容不得宗教的存在。然而,做史学不能如此“独尊无神,罢黜百家”,应该给宗教留一个地盘。

    又讲,任何一个制度,都是君子、小人、恶棍和常人共同博弈形成的,决不能以君子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至少,史学家不能这么做。

    唐德刚的话很有道理,做学问得有胸襟。比如说文学的人道主义,也许不是真的,但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其影响是真的。不能因为它是意识形态,就否认它的存在。因为人是在习惯、利益、伦理、疾病等多种因素下活动的精神生命。必须在史学中给文学留下一块地盘。

     

    于是有下面关于学问的检讨:

    (1)       作为人,要想到还有其他生命,植物或者动物。

    (2)       作为精神生命,要想到还有其他灵长类,猴子,猩猩,猿。

    (3)       作为男人,要想到还有女人、双性人。

    (4)       作为中国人,要想到还有日本人、越南人、美国人等。

    (5)       作为小人,要想到还有恶棍、君子、常人。

    (6)       作为正常人,要想到还有精神病人、残疾人。

    (7)       作为某个职业者,要想到还有其他职业者。

    (8)       作为无神论者,要想到神。

    (9)       作为异性恋者,要想到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以及等等……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