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20

    日记如肉,笔墨如刀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91020223.html

     

          家人来,问最近弄什么,说在做晚清海南史,想写一本书,缺资料,尤其缺晚清人的日记和刑讯口供。他最近在收藏日记,于是两人谈起日记。

          他告诉我,他收藏的日记里,有一本是囚犯的日记,看了结论是自由太好了。有一本是打工女孩的日记,里面女孩没什么医学知识,也没有过性经验,却不知为何,突然害怕自己得了性病,于是把挣的300元钱全部拿去做检查,发现自己没事,如释重负。

          我则讲刚读过的晚清赵承炳日记,里面没完没了地杀囚犯,砍头,那时候杀了囚犯的头,还需要去庙堂请香,免得冤魂缠他,总之他烦不胜烦。在杀戮与杀戮中间,突然写了一笔,在上海的儿子要钱,于是去寄,地址是上海某某某某地方(地名很美丽,当时抄下来的,现在却找不到了)。

         我发现,那些无名的人写的日记最美,信息量最大,反而是名人加文人的日记,无趣得很。这大概是,名人和文人觉得有意思的东西,后人往往觉得没什么意思?或者是,无名的人关心的,更贴近他本人的生命?

        做历史后,我发现自己的一个变化是,特别讨厌文采飞扬的人和讨论思想理论的人(很多人爱啰嗦王阳明和朱熹),觉得在浪费时间。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