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10

    读海南史札记⊙朱采/《清芬阁集》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88153814.html

          跟做史学的同事讲起做史学,曰:像“人骨拼图”。要一块一块地拼起来,拼出一个大致的图形。同事笑煞。

          海南文献历来少见,这次挖到的《清芬阁集》是一块大宝藏,《海南地方文献书目提要》居然一字不提。《清芬阁集》作者朱采,光绪十三年(1887)来海南任雷琼道。相当于今日的海南省长,不过还归广东管。

         《相遇》想写的一堆人都在《清芬阁集》里报到,甚至胡适父亲见到的芝麻官洪范卿也冒了出来。

          最印象深刻也最触目惊心的,却是朱采记录的海南瘴气,大批入琼的外地官兵死亡,有的部队死亡人数达到一半以上,还有的高官只是躲在海口,也全家三十多人死殁。到底什么是瘴气?百思不得其解,也许还得补读医学。为何一百一十年前的海南如此恐怖?其实海南到1942年前后还是很恐怖,住在山里的外地人很容易就死亡。 有一点可以肯定:瘴气的消失跟生态环境的破坏有关。很讽刺吧,生态环境可不是好事呢。海南的生态要是没破坏,根本就没法住,特别是我从小长大的山城。

         朱采还记录了光绪十五年(1889)疠疫,光海口和琼山这里就死了万人:“有病起至死不及一时者,有两人睹面语移时俱仆者,甚而应试之童生惧时疫之盛相率散归因而停考者,郡城如此,野外可知。”

        这场疠疫,大概是流感。过了几个月,这场流感也袭击了北方,潘祖荫、曾国荃、曾纪泽叔侄,湘军水军统帅彭玉麟、杨岳斌等晚清重臣,统统死于1890年。我经受过非典,不过小儿科。热爱中医的老兄,看看这些记录,中医是只能玩玩的,治不得这种大病。

        朱采在海南6年,终于捡了条命回去,但也只剩半条命,再也不肯出仕,终老家乡。死后,老友赵滨彦为他编了这本文集。   若干年后,这个赵滨彦有一个曾孙叫赵振开,笔名北岛。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