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01

    译R.S.托马斯⊙草木鸟兽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67739727.html

     

     

    孔子讲学诗:“多识于草木鸟兽之名。”用现代话讲,学诗有益生物学。

    那么,生物学有益诗么?有益。

    首先想起的是特德.休斯。

    然后是:雪莱和R.S.托马斯。

     

    雪莱爱花。常常把花写进诗里,读过的人都说写得逼真,名篇有二:《含羞草》和《西风颂》。《含羞草》虽著名,其实写得一般,尽在“音乐”、“香味”、“和谐”这类词上下功夫:

     

    首先是雪莲花,然后是紫罗兰,
    觉醒在温暖雨水润湿的地面,
    呼吸里混合着清新的泥土气息,
    象歌声和器乐声融合在一起;

    然后是多彩的银莲、苗条的郁金香;
    还有水仙,娇美压倒群芳,
    他凝视水流深处自己的眼睛,
    终于为自身的美而失去生命

    深谷的百合象水中的女仙,
    激情使它苍白,青春使它鲜艳,
    透过亭亭如盖的娇嫩绿荫,
    微微颤动的花铃光彩鲜明……

     

    但《西风颂》写得真是好,不观察写不出那气势。

     

    R.S.托马斯爱鸟。他是犟老头,生性孤僻,爱好不多,就是爱观鸟——不是笼鸟,是野鸟。两次出国,都为观鸟。他写鸟的诗,最喜欢《那地方》和《婚姻》。

    《婚姻》为悼念妻子而作,把妻子写成尖嘴的鸟,但一点也不恐怖。程佳译题目为《缘》,虽违背原意,但更贴切。《婚姻》原文有些啰嗦,译文很简洁,我以为胜过了原文:

     

           (程佳/译)

     

    我们相逢

    在鸟的
    歌雨中。
       
    五十年
    爱的时刻
       
    在这世间
    如此短暂。
       
    她那么年轻
    我吻她
       
    睁眼只见
    她满脸皱纹。
       
    “来吧”,死神说
    选定她作
       
    舞伴
    跳最后一曲。她
       
    一生
    如鸟
       
    优雅从容,
    此时微启唇喙,
       
    一声惋叹
    轻如
       
    羽。

     

     

    A  Marriage

     

     

    We met

    under a shower
    of bird-notes.
        Fifty years passed,
    Love’s moment
        in a world in
    servitude to time.
        She was young;
    I kissed her with my eyes
        closed and opened
    them on her wrinkles.
       “Come” said death,
    choosing her as his
        partner for
    the last dance. And she,
        who in life
    had done everything
        with a bird’s grace,
    opened her bill now
        for the shedding
    of one sigh no
        heavier than a feather.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