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28

    读诗记⊙R.S.托马斯/曾经(《H’M》)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67417275.html

     

     

     

    上帝看着空间,我出现了,

    看着眼前的景物揉眼睛。

    大地冒烟,无鸟歌唱:

    炽热的海边没有足迹,

    海里没有生命

    上帝说话。

    我躲进山侧。

          好像复活一般

    我走进冷露,

    想忆起火的训诫,

    惊讶于草与花

    的合唱。在褐树皮上

    看见诸多生命的脸

    汇成诞生的热望,

    对我喃喃诉说。我走向光

    一路检查自己冒失的影子;

    在迟来的晨曦中

    你从我的深处升起。

    我接过你的手,

    认出了你,和你在一起,

    时日流逝,

    我们走向前去迎接“机器”。

     

    中译注

     

    大江健三郎喜欢这诗,赞美不休,顺手译了,其实自己不太喜欢。最后三句不太懂,所以译得有些别扭。大江健三郎把结尾的“机器”理解为“原子弹”,有道理,因为前面说了“大地冒烟,无鸟歌唱”,正是核战争的景象。“你从我的深处升起”指夏娃诞生,夏娃是用亚当肋骨制造成的。

    这诗,收入R.S.托马斯1972年出版的《H’M》,我怀疑受了泰德•休斯一点影响。证据不是很足:一是托马斯喜欢泰德•休斯(他大休斯17岁);二是与休斯约1966年写的《短剧介绍》内容近似,后者也写了核战后的亚当夏娃。不过休斯的亚当夏娃更生物学,更冷酷,很邪恶。两诗内容相似,方向相反,我喜欢休斯那首。

    R.S.托马斯是神父,泰德•休斯是“树上的法西斯”,然而R.S.托马斯喜欢休斯。

    耶稣喜欢尼采吗?这是永恒的难题。三岛由纪夫的《金阁寺》写过一个好学生,好友是个恶棍,后来好学生自杀了。这故事耐人寻味。

    下面是《短剧介绍》译文:

     

    首先——太阳靠拢过来,分秒不息膨胀着。

    接着——衣服烂掉了。

    没有一声再见

    脸和眼蒸发了。

    脑蒸发了。

    手臂腿脚头颈

    胸腹

    随同地球上所有的垃圾消失。

     

    火焰充斥着一切空间。

    彻底毁灭了

    只有两个怪东西留在火焰中——

    两个残存物,瞎子一般挪动。

     

    换幕——在原子闪光的家里。

     

    恐怖的场景——多毛的,潮湿的,光滑的,赤裸的。

     

    他们在空荡荡的空间里嗅着对方。

     

    他们扭成一团。似乎要吃掉对方。

     

    但他们没吃掉对方。

     

    不知道还作什么。

     

    他们开始跳一种怪舞。

     

    低级生物的交媾仪式——

    在这里,在太阳的黑暗中,

     

    没有客人也没有上帝。

     

    2010-06-28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