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11

    读诗记•布考斯基/《醉弹琴,直到手指出血》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65767746.html

     

     

     

    阿黄译的布考斯基诗集《醉弹琴,直到手指出血》由“坏蛋出版社”出了——定价:100元。

    出版前就读过阿黄的译本,出版后又读了几遍。照我看,这是诗坛一件大事。布考斯基对当代诗坛影响很大,从“60后”的伊沙到“80后”,估计五代诗人受其影响。以后的文学史将不得不提布考斯基,就像现在的文学史不得不提雪莱、惠特曼、马雅可夫斯基一样。奇怪的是,除伊沙译过一些,至今大陆还没有译集——许多新诗人模仿的其实是布考斯基的中国弟子。所以说阿黄的功劳非常之大。

    布考斯基的诗风,可以用两个词概括:老愤青和“操!”有些诗喜欢,有些没感觉,但令人意外的没有。下面谈其中原因:

    布考斯基是一个比较雷同的诗人,我以为这是他的重大缺陷。雷同——首先源自他的价值观,其次源自他的自恋。他从无兴趣伸头看他人的世界,所以他的世界非常格式化。比如,他诗里的女人不管哪个阶层,都像一个模子铸出来的,并且跟他睡觉之外也没别的特点。由此可见他心智的狭窄。

    表面上看,布考斯基似乎无拘无束,似乎我行我素,似乎肆无忌惮,其实他的言行举止套在一个僵化的框里,非常雷同,是一个 “愤青版套中人”。明人说:李白诗一百首易厌。我们也可以说:布考斯基诗十首易厌。我们常常错误以为:愤青和小资完全不同,其实不然,有时他们很雷同——既单调而又呆板,既陈腐又俗套——受制于有意或无意的价值观教条。布考斯基也不能幸免。

    一流的诗人是有弹性的,能够侵入他人的内心,并随着生命不断演变自身。举例说:论粗鄙,莎士比亚比布考斯基写得粗鄙;论悲壮,莎士比亚写得比索福克勒斯更悲壮——但布考斯基可写不出来。又如,我们读R.S.托马斯,笨是笨,拗是拗,但始终“吭哧吭哧”往前探索,这也比布考斯基的画地为牢强。

    布考斯基风靡当代诗坛,原因何在?除了“文青价值观”之外,我想还有一个原因。清代袁枚言行悖逆,不下于布考斯基,也风靡一时。钱钟书说,袁枚于诗坛“无补诗心,却添诗胆。所以江河不废,正由崖岸不高;惟其平易近人,遂为广大教主”(《谈艺录》):

    “却添诗胆”是说——他的出现使大家明白:写诗这么简单,我也能!——这是袁枚的贡献。

    “无补诗心”是说——他的诗和诗论对于写出好诗,到底助益不大,毕竟袁枚不是杜甫。同样,布考斯基也不是莎士比亚和R.S.托马斯,无论是把他当作对手还是当作导师,都大大降低自己的奋斗目标——诗,谁都能来,这是诗的民主制;诗,不是谁都能写好,这是诗的等级制。

     

    2010-6-11

     

    坏蛋出版社提供的电子版:http://www.alittlegang.com/pdf/piano.pdf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