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06

    读经济学札记⊙伯恩斯坦/《投资新革命》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63120127.html

     

     

    【摘录

    许多制度不是一些人头脑风暴的产物,一个瞬间就出现了。相反,制度是不断试错的结果,完美是不可能的,但是有些时候次优就可以满足需要了。制度变化是运用制度的人类有目的的决策的产物,然而制度也会对进化的力量有所反应从而发生变化。(P49

    【摘录Ⅱ】

    “当你研究对冲基金时,你会发现,创新率、进化率、竞争率、适应性、出生率和死亡率,所有这些进化现象的范畴都在以相当快的速度发展着……当我们研究生物时,很少会想到经济学,但事实却是,经济交易……是进化过程本质的结果。”(P50

    【评论】

    照我看,人类有两套对立的“基础知识”:“神创论”与“进化论”。

    “进化论”源自生物学,但达尔文的思想又源自经济学(亚当斯密和马尔萨斯)。这事似乎诡异,仔细琢磨,却也合情合理。因为:生物学也好,经济学也好,都是“广义生物学”的一部分,或者说,“元生物学”的一部分,而在生命进化中,经济是最立竿见影也最优胜劣汰的领域。所以,从“元生物学”的角度看,达尔文的“进化论”后于亚当•斯密与马尔萨斯的经济学说,不意外。

    相信神学的,几乎都想打倒“进化论”(法国考古学家、神学家德日进是一个例外),不怎么想到要打倒经济学。其实,虽然隐而不彰,经济学实为弑神的学科,是神学的大敌。经济学的理论核心,是自利原则,这当然是“魔鬼”的论调。亚当•斯密写《国富论》,强调“经济的自利”,后来又著《道德情操论》,强调“伦理的利他”,想调和神学与经济学的矛盾。当然,他不可能成功,《道德情操论》也被后世遗弃。于是,经济学家无可挽回地成了可恶的“撒旦”。

    1776年亚当斯密出版《国富论》以来,人类的知识已有了230年的纵深。自1859年达尔文出版《物种起源》以来,人类的知识已有了150年的纵深。今日来看,生物学和经济学的承继关系,一目了然。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