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20

    读经济学札记⊙开篇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62418990.html

     

     

     

    找好入门书很重要。

    朋友毕业时,丢下一套萨缪尔森的《经济学》(第14版)。断断续续读了多次,没读进去,总在门外转。最近改读其他经济学,才恍然大悟:自己读错了书!萨缪尔森的《经济学》表面上是教科书,其实是学派著作,到处藏着门户之见,而我要读的应是一本平实的入门书。

    以前也犯过这错误,怀特海的《科学与近代世界》当科普书读,读了大半才发现其实是哲学著作,处处渗透着他的哲学。而他的哲学,很多物理学家都不以为然的。结果是走错了门。

    有人说:证券比网络伟大。其实,证券正是人类早期的网络,而且比网络更强烈地塑造了人类的情感。人皆有欲望,但欲望的表现模式和表现程度,取决于经济制度。证券放大了人类欲望的边界,拓宽了人类欲望的可能性。股票市场里的人,交易所里的人,巴尔扎克笔下的人——是现代人的原型,也是现代情感的原型。不进入经济制度,就不能了解这制度中的人类。

    以前读穆旦的《时感四首》,写国民党时期的通货膨胀:

     

    去年我们活在寒冷的一串零上,
    今年在零零零零零的下面我们吁喘,
    像是撑着一只破了的船,我们
    从溯水的去年驶向今年的深渊。

    忽的一跳跳到七个零的宝座,
    是金价?是食粮?我们幸运地晒晒太阳,
    00000000
    是我们的财富和希望,
    又忽的滑下,大水淹没到我们的颈项。

    然而印钞机始终安稳地生产,
    它飞快地抢救我们的性命一条条,
    把贫乏加十个零,印出来我们新的生存,
    我们正要起来发威,一切又把我们吓倒。

    一切都在飞,在跳,在笑,
    只有我们跌倒又爬起,爬起又缩小,
    庞大的数字像是一串列车,它猛力地前冲,
    我们不过是它的尾巴,在点的后面飘摇。

     

    现在重读,脑里蹦出一条线来: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1934年美国大肆收购白银→国民党政府的银本位崩溃→1935年国民党法币改革→8年抗战及内战导致法币通货膨胀……在穆旦这首诗的悲怆背后,有一条清晰的大历史脉络。

    以前读杜甫的《岁晏行》,记得这几句话,但不是很懂它的含义:

     

    往日用钱捉私铸,今许铅锡和青铜。刻泥为之最易得,好恶不合长相蒙。

     

    现在重读,明白了——这是古代中国货币的常态:“铜重则滋销毁,本轻则多私铸”。杜甫的诗句被搓揉着,抛进一个更庞大的历史洪流之中……

    读书最激动的时刻,莫过于眼前一亮!——陡然看见了前所未睹的大金矿,而以往支离破碎的知识被抛进去,融合成新的东西。

    还是穆旦的诗,还是杜甫的诗,但重读时自己变了,就像钱钟书说的:“我犹昔人,而非昔人也。”

     

    2010-04-20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如释重负 2011-04-20
    房子与樱花 2009-04-20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