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09

    读小说札记•曹雪芹/《红楼梦》3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58266122.html

     

     

    《红楼梦》最喜晴雯,不知为何。

    七十八回写宝玉得知晴雯临终没叫他,颇不悦:

     

    他便带了两个小丫头到一石后,也不怎么样,只问他二人道:自我去了,你袭人姐姐打发人瞧晴雯姐姐去了不曾?这一个答道:打发宋妈妈瞧去了。宝玉道:回来说什么?小丫头道:回来说晴雯姐姐直着脖子叫了一夜,今日早起就闭了眼,住了口,世事不知,也出不得一声儿,只有倒气的分儿了。宝玉忙道:一夜叫的是谁?小丫头子说:一夜叫的是娘。宝玉拭泪道:还叫谁?小丫头子道:没有听见叫别人了。宝玉道:你糊涂,想必没有听真。

     

    七十九回写宝玉做《芙蓉诔》祭晴雯,来了林黛玉,大谈《芙蓉诔》如何修改,晴雯顿时置之脑后。

    宝玉希望晴雯临终叫他,多少有些人(男人?)的自恋。而晴雯临终呼“娘”不呼“宝玉”,正是司马迁讲的:“人穷则反本,故劳苦倦极,未尝不呼天也;疾痛惨怛,未尝不呼父母也”。对晴雯的现实处境,宝玉无能为力,代替不了天和父母。曹雪芹下笔极有分寸——巴金《家》的鸣凤投湖喊“高宝玉”(觉慧),曹雪芹不为。

    宝玉探望晴雯,被多姑娘调戏,差点不能脱身。做篇浪漫祭文,做完与林黛玉斟酌半天。都写出其人之幼弱,其情之轻浅。虽说“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乃人之常情,但深切骨髓的悲痛毕竟不这样。祭祀一完,黛玉即现,曹雪芹这样写是大有深意的。

    温柔笔墨,铁石心肠,曹雪芹之凶狠可见一斑。

     

    2010-02-09  2400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