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06

    《五九年》前记1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57929162.html

     

     

     

    一、天道立春,201024

     

    傻瓜讲,今日立春。

    原以为大寒还没过去呢。突然记起家里有一箱水仙还没种,不知还能不能生命。赶紧拿铁皮盒装上,加水,放到有阳光的地方。

    喜欢邪恶妖异的花。厌恶玫瑰、月季这类东西。水仙能容忍,但不如大蒜喜欢。想想又在水仙中放了一颗大蒜。

    哪个会生命呢?在海南话里,“生命”是动词。

     

    中午和灵石吃饭。他下学期离开北京。戴华去了广州,少华去了成都,傻瓜去了云南。我呢?大蒜出芽前还在北京的吧。

    其实,虽然同在一个学校,我们也不怎么见面。他出了书,才会来送我一本,我请他签了名,——因为我想将来卖掉时,签名本贵一些。

    这次吃的是酸汤鱼。以前灵石请客,吃的是酸菜鱼,自己还写过一首打秋风的诗。

     

    下午读大跃进资料。以前就读过很多,中国人如同韭菜,生死常事。这次不知为何,读得有些难过。比如,大饥荒中人人自危。一个小女孩,害怕家里人抢走她赖以活命的饭票,于是四处藏,藏着藏着,藏到自己也找不到了,在屋角草丛中发疯地找,鬼哭狼嚎。生死一线,人如畜生,哪篇小说能写出这种绝望?

    也有一篇温暖点的史料。民国的战乱中,一个老人携带家人,千里迢迢跑来海南引种橡胶,备尝辛苦,爱女病死,家人反对,都不能改变他的意志。六十一岁那年写了一首诗明志:

     

    几番艰险着鞭先,野老何曾让少年。

    耳顺不嫌蒙瘴雨,躯残犹肯冒蛮烟。

    妻儿劝我休如此,宇宙生人岂偶然

    造化未容闲一息,奚须摇首问长天。

     

    诗极简朴,“宇宙生人岂偶然”很感人。但转念一想:这老人的诗能安慰那饥饿的女孩吗?不能。这老人有一个女儿:“因山风瘴气,夭折于海南。”

    那饥饿的小女孩最后活下来了吗?

     

    2010-02-06  2400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相遇5 2012-02-06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