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24

    读小说札记•沙汀/《淘金记》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56984965.html

     

     

     

    《淘金记》写得真好!

    中国的长篇,大多像芜杂的中短篇,《淘金记》例外。左翼小说,大多简单粗糙,《淘金记》例外。沙汀自己的小说,大多简单粗糙,《淘金记》也例外。

    同是四川作家,巴金的《家》、李劼人的《死水微澜》很有名,但写得一塌糊涂,跟《淘金记》根本没法比。

    《淘金记》是沙汀的超水平发挥,他接着写的长篇《困兽记》和《还乡记》,就差了很多。

     

    《淘金记》不出名,有一个原因:地域色彩重,用了大量川西北方言。

    叙述用翻译体,对话用方言体——“土洋结合”。这样写,不同于《水浒传》《红楼梦》等的古典小说,有些怪。但我以为这正适合被骤然拖进现代的川西北社会。

    沙汀用川西北方言写茶馆,写斗嘴,人物活生生的,麻辣风味很浓:

     

    么长子忽然带着一种流氓腔的傻笑紧盯着白酱丹。UFa80891017001244619294

    “怎么样,”白酱丹红着脸含蓄地说,“有二分醉了吧?”

    “还早!就怕把你吃痛了!”

    么长子大笑着回答了。

    “不过不要担心!”他又做作地安慰白酱丹说,好像对方真的有点护痛,“还是我来请客好了!老实说,你的东西,他们说是吃不得的,吃了……”

    “难道有毒?”白酱丹不大愉快地截断问他。

    “毒倒没有,——有点儿药,——他们说是烂药!”

    么长子慢慢说,说完,便又意味深长地笑起来。

    这可有点使白酱丹吃不住了。因为那他是醉忌讳旁人提起他这个不大荣誉的混号的;拿来打趣,自然就更加激恼他,使他觉得自己的尊严受了损伤。

    白酱丹沉默了一会来稳定自己的感情,然后不怀好意地说:

    “要得嘛!可是,谨防我给你弹一点在身上啊。”

     

    结尾也写得好:

     

    他赶紧跨进门去,然后再又回转身来,略略伸出他的脑袋。

    “那个?”他问,下意识地摸了摸怀里的钞票。

    “我,我,舅舅……”

    “这个杂种吓我这一跳啊!……”

    他乒地一声关上门。而且从此不再记得他还有个外甥。

     

    《淘金记》的缺点是:讽刺压抑了沙汀的情感,否则会写得更好。

    沙汀以讽刺小说著称。在我看来,讽刺小说不是什么好小说。小说家一个劲儿挖苦笔下的人物,就像上帝挖苦亚当,胜之不武。

    小说家应该尊重自己的人物。陈寅恪讲“同情之理解,理解之同情”,这是讲史学家,但也适用于小说家。

    讽刺土豪劣绅是《淘金记》的基调,虽然如此,还是很多人批判它,认为没有写出“光明”,是“客观主义”。路翎骂得更狠,说沙汀玩赏丑恶。

    但是,没有感情怎能写好人物?沙汀自己就说“我对我要写的题材太熟悉了,太热爱了!”(《沙汀近况及其新作<淘金记>》)所以不经意之处,沙汀还是写出了他的情感,他的热爱。所以这些被讽刺的倒霉蛋才这样鲜活。

    《淘金记》没有写得更好,遗憾!

     

    沙汀怎样一个人?从照片看:瘦瘦的,像猴子。有人这样回忆:

     

    解放初,在重庆时,我当团支书。早上要青年们按时做广播体操。喇叭一放,声音很响。沙汀披件衣裳,跟着一双鞋,从巷子里摸出来,喊:“放,放,放,放你妈卖!”过后,我郑重地去对他提意见。他无可奈何地说:“我整了个通宵啊!”(《晚年沙汀》)

     

    “放,放,放,放你妈卖屄!”——我觉得这是沙汀说的话。

     

    2010-01-24  2100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http://www.infzm.com/content/37177
    从2000年第一次读挪威森林,到现在还是喜欢。而且从不觉得他就是通俗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