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21

    黑暗啊,切莫降临!(2)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48820816.html

     

    原来的小帅是这样的:

    大脑袋,脑袋黑色。大眼睛,眼睛蓝色。大短裤,沾满泥巴。总抱着一只红色大公鸡。

    公鸡和小帅一样大,不知道他怎么抱得起。

    公鸡的鸡冠很红,就像半边太阳。眼睛很圆,就像涂了黑墨水的满月。

    这是一只很凶的公鸡。但它抱在小帅怀里,就像人类躺在吊床上一样,很惬意。

    它只亲近两样东西:一是养它的小帅,二是小帅家门后的番木瓜树。

     

    起初,公鸡是住在鸡窝里的。一天,小师拔来一大把地里的花生,和公鸡两个坐在屋门前剥着吃完了。第二天早上,小帅提着短裤蹲着拉肚子,看见公鸡痛苦地喊叫着,拉着一条长长的白色液体窜来窜去。那液体就像魔鬼的肠子,从公鸡的肛门钻出来,从神龛、饭桌、灶台上爬过去,就是不断气。

    外婆提着扫帚把公鸡从厨房窗口赶出去,它又从门口窜进来。外婆提着杀猪刀把公鸡从门口赶出去,它又从窗口窜进来。

    它急着要把这个虫子一样的恶魔从肚子里赶出去。

    没一个上午,公鸡便萎靡了,红彤彤的鸡冠没骨气地散披下来,沾满尘土和屎便。它满怀痛楚地哀叫着,到处打滚,哀求恶魔放过它,饶恕它。

    外婆找来几粒穿心莲,碾碎了,倒在水杯里给小帅喝。小帅喝完,外婆走出来,一手就拽住公鸡脖子,把剩下的硬生生灌进它肚子里。

    穿心莲非常苦,在我印象里,是世界上最苦的东西。所以外婆松手时,公鸡的鸡冠已经变成了惨绿色。

    于是公鸡以十倍的凄惨到处乱窜,最后逃到番木瓜树上疯狂哭号,拖着长长的白色液体站在上面,死也不肯下来,拒绝吃外婆喂它的任何东西。我不知道它是否也认定外婆就是恶魔。

    在番木瓜上呆了三个晚上,白色液体停止了,最后一小段从公鸡肛门脱落时,已经干了,从番木瓜树上落到地面上,“啪”的一声,折断了。

    公鸡相信:是番木瓜树赶走了恶魔,救了它——番木瓜树是它的神。它幸福地蹭着着番木瓜树,就像蹭着情人。这个肉麻的动作后来成了它的习惯动作。

     

    问:番木瓜树什么模样?

    答:你可以想象一个直挺挺的裸女,瘦削的裸体长了大大小小的乳房,绿色的乳房,黄金色的乳房。如果这些乳房成熟了掉下来,如果掉下来正好砸在你脑袋上,你一脸就是黄黄的浆汁和黑黑的子儿,但你的嘴是甜的。

    小帅的母亲叫珊珊。她的每个情人都喜欢在番木瓜树下摸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就像番木瓜一样,圆鼓鼓的。甜不甜?只有情人和小帅知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