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学画记Ⅺ.达•芬奇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39998288.html

    ff3e3c3e6cac8a1f70cf6c94"

     

    读了两本达•芬奇传记:一本是胡跃生的《细看达•芬奇》,议论很多;一本是尼科尔的《达•芬奇传:放飞的心灵》,材料较细。

    胡跃生不屑“文艺复兴三杰”的提法,认为小看了达•芬奇。达•芬奇传世油画仅二十多幅,可能还有伪作;传世的图文笔记却有7000页。原因很简单,那时没相机,达•芬奇把绘画当研究工具,用来设计战车、飞行器、潜水艇和研究流水、植物、人体(最近看了大量人体解剖图,还是达•芬奇画得最好)。也就是说,达•芬奇根本不屑于像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那样当一个“艺术家”。求知不需要绘画后,他立刻兴趣大减,很多油画始终没画完。所以光知道《蒙娜丽莎》,就根本不了解达•芬奇。胡跃生的结论是对达芬奇来说,绘画不过是求知的工具。

    王小波说:求知本身就是目的。——这是达•芬奇的人生境界。

    尼科尔则发现:达•芬奇一生都在梦想飞,为此设计了大量飞行器。地球太小,锁不住达•芬奇的勃勃雄心。这与海德格尔相反,海德格尔看见人造卫星拍摄的地球照片时,惊慌失措,觉得人类将要从地球上连根拔起。

    渴望飞翔的,是一类人;渴望栖居的,是另一类人。达•芬奇的身后事仿佛一个隐喻: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的墓地至今仍在意大利,达•芬奇则客死他乡,尸骨无存。

    韩愈诗《听颖师弹琴》: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

     

    2009-5-26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