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16

    学画记Ⅶ.观念艺术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37970069.html

     

    阿黄与Z要做观念艺术,邀我参加,还没开始,双方就对什么是观念艺术争论了好几次。对这个问题,虽然自觉有些保守,但我是这么看的:

    艺术是一种游戏,有一定的界线。

    观念艺术讲“一切皆诗”,近似禅宗讲“一切皆禅”,属于一种理想。但没有界线,游戏就没法玩,就像没人真的会认为“挑水吃饭就是禅”一样。这点,戈夫曼有精到的分析(《日常接触》)。

    阿黄说,观念艺术是一种“行动”,投身进去就是创作,比如艾未未的《公民维权行动》。我不反对这种看法,但以为某种界线还是存在的。对希特勒来讲,绘画和政治可能是同一种东西;但在我们看来,作为画家的希特勒与作为政治家的希特勒不是一回事。我们不能把《中国革命史》当做《中国观念艺术史》读,就是这个道理。

    艺术是什么?界线在哪里?难以回答,但的确有一条界线。这个界线不断被挑战,被推移,但始终不能消失,因为没有界线,游戏就会瓦解。

    当然,也可以说,我们只是借“观念艺术”之名,大伙一起热闹热闹,请客吃饭,无所谓艺术不艺术。那又是另外一个问题。

     

              2009-4-16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好,下次见面再继续讨论……
  • 我觉得,艺术更像是一个极限游戏。如果一定要强调界限的话,艺术到现在一直想做的就是试图突破界限,至于做得好不好是另外一回事。就说你一直强调的技术,这个界限早被突破了。没有技术基础的人也可以进行表达,这对艺术应该是好事。
    看起来没有界限的艺术只是让衡量变得困难,但并不影响作品好或坏的品质。一切皆诗,一切皆禅,听起来更像蒙人的话。艺术世界里当然也很很多靠这样蒙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