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19

    画疯了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36765610.html

    313日,去植物园,看到无数乌鸦蹲在树上,突然想画画,不是画素描,而是画充满各种色彩的画。

    一画起来,猛然卷入一个大漩涡,身心不由自主地旋转,灵感不断地要从体内涌出来,就跟写诗一样。陈丹青讲,诗画本一家。很对。

    大概春天来了,肉体的重压缓解,枯竭的灵感又开始走火入魔,穷凶极恶。

    最近还在开始补习狄尔泰和伽达默尔的诠释学。以前读的不多。他们都是审慎甚至有些迂腐的学者。

    一边画疯癫的绘画,一边补习审慎的理论,似乎有点怪。

    但想想其实不怪。疯癫与理性是同一种正常人的疾病。李尔王的疯癫,正如亚理士多德的理性。德里达批评福柯,认为他不该把疯癫与理性当作两个东西。很对。

    自我即剧场。我期待,各种各样的假面、各种各样的性格,都在我的春天与我的身体里喧宾夺主、气势汹汹地粉墨登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午夜狂想曲 2009-03-19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