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09

    打羽毛球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36327401.html

     

     

    绷紧肌肉

    手腕

    轻轻一提

    顿时

    球从地上跳起来

    死死咬住你的指尖                 

    每一片羽毛呻吟着

    流下热的血——

    开球了

     

     

    “你”不再是“你”

    “你”是“我”的一部分

    “我”是“他”的一部分

    “他”又是“她”的一部分

     

    “你”的每一步

    控制着“我”的每一步

    “她”的每一次扣杀

    也控制着其他三个肉体

     

    我们是彼此的主宰与傀儡

     

     

    在这水泥世界上

    “春天”来了

    我们日日打球

    喜鹊也日日飞来

    往水泥的缝隙里衔去铁钉

    喂养自己的幼鸟

     

    在这水泥世界上

    “春天”来了

    我们日日打球

    幼鸟日日呼唤母鸟的铁钉

     

     

    他们俩总是瘦瘦小小的搭伴上场

    女在前,男在后

    每次发球

    她都从撅起的臀部上面回头

    微微一笑

    像一个吻

     

    这时我总心中一动:

    做爱的时候,他们也这样吗?

     

     

    谁和我打过球?

    少华、龙哥、阿黄……

    谁看我打过球?

    傻瓜、阿甘、赖皮……

    更多的脸已经消失

    就像一枚枚从口袋跌落的硬币

    只剩下记忆里模糊的声音

    谁还在和我打球?

    我,三分钟前的我,六年前的我

    爱过你的我

    我是我自己的陌生人

    比如此刻的我

    比如这像吻一样短暂的生命

     

     

    你是谁?我早已忘记

    那个冬天他陪你打球

    你手忙脚乱接球

    用手打,再用脚踹

    像殴打色狼

    那个冬天你和他还堆起雪人

    用涂红的球作它的鼻子

    一个冬天它就这样坐着

    不肯融化

    但你和他却融化了

     

    他是谁?我也早已忘记

    只有球还在飞动

    呜呜地割破空气

    呼喊着两个失踪已久的名字

    但我确切地知道——他们早已离开人世

     

     

    灯泡统统碎了

    只剩下最后两盏灯

    最后四个不断扣杀的肉体

     

    汗水滚烫,眼角又咸又模糊

    肉体是唯一的思想

    肉体是黑暗中的烛芯和烛肉

     

    我们,残存的人类

    在杀戮这最后一局

     

    2009-3-8  晚上12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很好啊,有很多变化
  • 你终于写出来了,我还从没有想过写这样一个关于羽毛球的东西,呵呵。或许,以后会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