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10

    读诗记Ⅷ.朵渔/《雨夹雪》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30109486.html

     

     

    最近读到朵渔《雨夹雪》《聚集》几首诗,浮起一些感触。这几首诗风格近似我喜欢过的诗人K,但显然后来居上,也更精致。读诗日久,很多诗只要扫一眼,就能看出作者是如何辛苦挣扎的。现在重读K,觉得空洞、肤浅,逻辑自相矛盾,措辞捉襟见肘,外表的猖狂自许与内心的苍白虚弱,恰成对比。

    但这是题外话。其实我主要想到的是一条隐秘的路。在旧诗/新诗之间有许多“林中路”,前后互通,比如晚唐诗(南宋词)/新诗。1930年代,一批诗人如废名、卞之琳、何其芳、戴望舒等都在做融合的工作。现在一个评价是他们才子气太重,成就不大。但诗艺毕竟是锱铢累积的,一点手艺就能消耗一个诗人的一生。似乎居里夫人讲过,向知识之海丢一粒砂子,都非常艰难。对诗的手艺,也应如是观。

    朵渔这几首诗,我想起的是中唐的大历诗,尤其是《雨夹雪》,仿佛是司空曙“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的现代版。那种沮丧的中年意绪,那种节气的骤然侵袭,那种略带口吃的沉吟,都很像,虽然我不知道朵渔是否喜欢大历诗。

    我喜欢大历诗,尤其喜欢戴叔伦和司空曙,甚至曾想自不量力地为后者做一本年谱。其实更准确地说,我喜欢大历诗人的五律,如“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戴叔伦),“对酒惜馀景,问程愁乱山”(戴叔伦),“远山芳草外,流水落花中”(司空曙),“他乡生白发,旧国见青山”(司空曙),“鸟窥新罅栗,龟上半欹莲”(包佶),等等。

    下面三首五律,不考虑其他因素,我以为诗艺上近乎完美,难以挑剔:

     

    年年五湖上,厌见五湖春。长醉非关酒,多愁不为贫。山川迷道路,伊洛困风尘。今日扁舟别,俱为沧海人。(戴叔伦:《江上别张劝》)

     

    故人江海别,几度隔山川。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孤灯寒照雨,湿竹暗浮烟。更有明朝恨,离怀惜共传。(司空曙:《云阳馆与韩绅宿别》)

     

    静夜四无邻,荒居旧业贫。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以我独沉久,愧君相访频。平生自有分,况是蔡家亲。(司空曙:《喜外弟卢纶见宿》)

     

    钱钟书参加过人民文学出版社《唐诗选》的编撰,负责较为冷僻的诗人,我猜司空曙小传就是他写的,虽然尖酸刻薄,但颇能道出大历诗的一些好处。蒋寅的《大历诗风》和《大历诗人研究》则后来居上,我读过不下十遍。

    最近为躲避大历诗影响,读得少了,读了朵渔突然想再翻翻。

     

    2008-10-9      上午12

     

    雨夹雪



        黄昏之后,雨势减弱
        小雪粒相携而下



        雨夹雪,是一种爱
        当它们落地,汇成生活的薄冰



        坐在灯下,看风将落叶带走
        心随之而去



        铸铁的围栏,一张陌生的脸,沉默着
        将一点悲愁的火险掐灭



        雨夹雪的夜,一个陷入阴暗的梦境
        一个在白水银里失眠




        聚集



        冬雨聚集起全部的泪
        湿漉漉的落叶犹如黑色的纸钱



        一个男人在上坡,他竖起的肩膀
        聚集起全部的隐忍



        松针间的鸟,聚集起全部的灰
        雨丝如飘发,聚集成一张美丽的脸



        我站在窗前,看那玻璃上的水滴
        聚集成悲伤的海



        什么样的悲伤会聚集成力
        取决于你的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