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6-30

    马丁•布伯:《我与你》读书笔记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234698840.html

      

     

     

     

    【关系哲学】马丁布伯认为,关系即人生。同意。他的哲学,有点近似巴赫金的“对话”,但他把“关系”放到“对话”前面,比巴赫金准确。很多事,不是一个“东西”,而是一种“关系”,比如爱情、意义、价值,但因为我们习惯于“化虚为实”,老把“关系”当作一个“东西”。这是一种下意识的歪曲。马丁布伯的《我与你》,属于关系哲学之一种。但是,关于这方面,埃利亚斯在思想上讲得比他透彻,以戈夫曼为代表的美国符号互动论,在技术上比他具体。所以,这本书的一些地方过时了。不过,马丁•布伯还有一个重大价值,在宗教哲学,而我是一名无神论者,不太可能认可他在这方面的价值。

     

     

    【别忘记虐待狂!】《我与你》认为,人类有两种关系,一是你-他关系(利用关系),而是我-你关系(亲密关系)。这种划分有严重问题。讲到我-你关系,他举的例子是老师与学生,我不知道:他为何没提到受虐狂与虐待狂?你能说S/M不是亲密关系?实际上,他把关系分为两种:一种是合乎(他个人认为)道德的关系,一种是不合乎道德的关系。这是一种“道德哲学”,而不是他自己说的“人类哲学”。我不反对道德哲学,但道德哲学是“部分人类的哲学”,不是“人类的哲学”,可以鼓励人类向上,却无法解释人类。“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爱你的敌人”,也是一种向善的哲学,但它不能解释人类的来由。作为一名哲学家,马丁•布伯很道德,却不怎么真实。

     

     

    【抹去恶棍与疯子!】所有的道德哲学,都含有某种隐约的“霸道”,那就是要无视或抹去不道德的人。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任何想把自己的道德推广到整个人类的企图都难以自圆其说。再加上作为叙事者的哲学家,总有一种“理想自我”的投射。这种心态,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排除掉庸人、骗子、恶棍、政客,排除掉婆婆妈妈、啰啰嗦嗦、零零碎碎,那是我们所理解的真实世界么?道德哲学,或者伪装成人类哲学的道德哲学,因为它的“道德”,从一开始就不可能也不打算“解释世界”,而只能是“改造世界”,求真不是它的品质。

     

     

    【人通过“你”而成为这话有感动我的地方,这个世界没有孤零零的个人:谁都是在“关系”中诞生,在“关系”中爱与恨,最后在“关系”中死亡——鲁滨孙也不例外。但是,我马上会询问:这个我-你关系中的“你”,是“复数”么?或者说——是“你们”吗?奇怪的是,马丁•布伯居然没有讨论这个问题。他这里所说的“你”,一个是“上帝”,另一个是“单数的你”,却不是“你们”。我不能同意他的观点。按人类历史的逻辑,首先是“我们”,然后才逐渐生出“我”,所以最优先的“关系”应是我-你们关系,直白说就是我与社会关系,马丁•布伯赞美的我-你关系——也就是“点对点关系”——其实是后起的——或许他打算把我与社会关系归为“我-它关系”?当然,我承认,这话驳不倒马丁•布伯:他是宗教哲学家,是反进化论的。

     

     

    2013-6-30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