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2-29

    一份清单:笨鸟的精神史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226511098.html

     

     

                       

    跟图书馆要了一份自己的借阅清单,从2005年下半年至今,六年半,逐日标有明细。拿着有点感慨:这份清单上密密麻麻的数据,他人看不出什么来,但因为是“当事人”,能借此追忆自己为何借这书?目的是什么?

    向来离群索居,生活一成不变,惊心动魄处都在“灵魂深处闹革命”,又看书快,一两个月前读的书,现在凭空回忆都恍如隔世。还好有这份清单,如同日记,清楚记录了自己的精神演变轨迹,是一份“铁证”。

    清单里只有借自图书馆的书,图书馆浏览的、自己买与借朋友的,不在里面,所以对我影响很大的霍弗的《狂热分子》、林达的《如彗星划过夜空》、俞天任的《有一类战犯叫参谋》等都没有。估算一下,六年里读过的所有书,清单上约占70%

    2004年起,厌倦了自己以文学与哲学为主的人文科学,转向自然科学,再转向社会科学。不过,当时没那么清晰的想法,只是发现哪个领域好玩,就往哪个领域去。瞎读,也没甚章法,拿起来觉得好玩,就开始读,不分良莠。

    自然科学开始读的是物理,后来数学不够,补学之,书单里只有几本数学书,其实耗费了自己很多时间,可惜进展不大,至今连初级代数也没学完。接着是生物学。生物学在自然科学里,比较接近社会科学,连“生存竞争”这个核心概念,都源自经济学,而且不需要太多数学,所以进展很快,很快就上手了。至今,自然科学里,最熟的还是生物学,数理科学只懂个大概。最晚进入的领域,是人工智能学,最激动我的是赵南元的《广义进化论与人工智能》。

    社会科学跟生物学联系最近,特别是社会人类学(人类的社会生物学)与经济学(经济里生存竞争最立竿见影),我如同候鸟一样,不知不觉转向了人类学与经济学。最激动我的是戈夫曼、舒茨的社会人类学,经济学则是科斯的制度经济学,另一个社会学家埃利亚斯,2005年以前就读过了,现在依旧常读常新。

    最后是人文学科。文学读得最多,读了大量民谣、小说,因为要写诗、写小说及文论的缘故。所得甚少,有一本吉本芭娜娜的《甘露》,不算好小说,却奇怪地影响了我。哲学读了不少女权主义理论,因为要写组诗《看女人》,王海明的《新伦理学》给我很大启发。不过,还是艺术给我最多乐趣,看了大量画册后,开始学画,绘画是足以匹敌写诗的爱好,可惜耗时太多。还读了不少民谣与摇滚书,为了学音乐,所得甚少,我对摇滚评价不高。最近两年,为了解家族史,做了一阵海南近代史,后来拓展到中国近代史。原始资料及史学著作甚有趣,但感觉不如生物学、人类学与经济学那样惊心动魄。这大概是因为,我嗜好真实同时颠覆常识的理论,史学虽然千种万种,但理论基础则千篇一律的平庸,无非趋利避害的常识,不够过瘾。有朋友认为,这是因为我出身的学校缺乏知识实证背景,所以有好空头理论的倾向。这话,我将信将疑,但也是一种解释。

    挑了一下清单里(1)对自己影响很大(2)值得再读的书(有些书如入门书,影响虽大,但不值得再读),诧然发现不到二十本,百里挑一。要是自己早知道,径直读它们,是不是可以省却大量时间?现在列在下面,希望对别人有用:

     

    威尔逊:《蚂蚁》(生物学)

    劳伦兹:《所罗门王的指环》(生物学)

    夏纬瑛:《植物名释札记》(植物学)

    丹尼特:《心灵种种》(人工智能学)

    赵南元:《知科学与广义进化论》(人工智能学)

    舒茨:《社会实在问题》(社会人类学)

    戈夫曼:《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社会人类学)

    埃利亚斯:《论文明、权力与知识》(社会人类学)

    朱小平:《金融危机中的美国、中国与世界》(经济学)

    斯托特:《小心, 无良是一种病》(心理学)

    贝克尔:《拒斥死亡》(心理学)

    王海明:《新伦理学》(伦理学)

    钱钟书:《管锥编》(文史哲) 

    陆游:《剑南诗稿校注》(文学)

    歌德:《浮士德》(文学)

    毛姆:《巨匠与杰作》(文学)

    陀思妥耶夫斯基:《群魔》(文学)

    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文学)

    吉本芭娜娜:《甘露》(文学)

     

    2012-12-29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