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1-02

    学旧诗札记:日常经验新奇化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224305236.html

     

    才写二十首旧体诗,就感觉重复了,朋友说里面老写吃,目之为“吃货”。辩曰:“饮食男女,孰能不吃乎?”当然,这是狡辩,重复是生活的常态,但不等于写诗应该重复。

    旧诗不同于新诗,日常经验很容易入诗,杜甫、陆游、杨万里这些高产诗人,如何避免重复的呢?

    正好读陆游《剑南诗稿》,此公写诗万首,现存九千,所以注意看他怎么解决这问题。答案忒泄气,他也没啥招,也一味重复,写花花草草,衣食住行。而且,也是一吃货,“身上衣裳杂酒痕”(不写酒的诗人,有么?)。剩下的是:(1)吹牛,吹嘘年轻时的杀虎壮举(非常可疑),吹嘘自己能上马杀敌(绝对胡说);(2)关心国家大事,如同现在我们关心中日美关系,男人关心政治,意在逃避生活的烦琐。从日常生活的角度来说,陆游没比我广阔多少。

    得出的结论是:写旧体诗,只要扣着日常生活来,不重复,不可能,最好的办法不是逃避,而是把诗句写好,诗句精彩,别人和自己都不会觉得重复了。“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白菡萏香初过雨,红蜻蜓弱不禁风”,里面的每一个场景,陆游都写过无数遍了,但他就这么恬不知耻地反复写,最后居然能捣腾出名句来。名句有了,前面的重复也就可以原谅了。

    实际上,对旧诗人来讲,能使日常生活新奇的一个来源,正是对对子。写旧诗的,特别能懂“文字游戏”的快乐,“一诗千改心始安”(袁枚)。对子变了个花样,重复乏味的日常生活貌似也添加了一股新奇的色调。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