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0-30

    学旧诗笔记2:对句的代价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224173455.html

     

     

    在旧诗的发展史上,近体的对句,堪称一场“工业革命”。魏晋时期的古诗,对句是“合掌对”,两句一个意思,“仲尼悲获麟,西狩泣孔丘”,缺乏“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那种阴阳对应的效果。用过近体的对句,你必然抛弃合掌对的。

    不过,何事都有得有失。不工业革命,要饿死人;工业革命了,要污染环境。近体的对句,好处是诗句趋向精美,坏处则是对句太“自我中心主义”了,爱割据山头,反对中央。宋人严羽抱怨,魏晋古诗,浑然一体,难以句摘,唐宋诗则争工字句,条条块块。他不知道,这就是“工业革命”的坏处。倒退回魏晋,如同放弃工业革命,笨办法。但照单全收,你就克制不住“争工字句”的毛病。诗人如铁,对句如钢,唐宋以下的诗人,只能服从技术的规则,致力于一两联对句,至于全篇上气不接下气,甚至彼此冲突,那就顾不上了。陆游的律诗,顾随说,写到第六句必然断气,是也。然而,顾先生的诗,连一样断气。

    每一种诗歌形式,都有它的“规则”。如果你不能创造规则,那就只能被规则“规则”了。问题是,诗人的世界,如同现实的世界,能够创造规则的人,和能够创造规则的机遇,那都是很少的。古人说,诗中有“诗”,如同人身有病。对。但你要创造不出新形式,这也就是无可奈何的牢骚话。

    缚住对句,古人不是没努力过:第一,是音律上的“粘”,把它们黏住;第二,是结构上“起承转合”,把它硬塞进一个框里。虽然如此,还是套不住,对句如此完美,岂是池中之物?当然要锥破囊中了。读旧体,我们能记住全篇的有几首?

    新诗很少用对句,或者说,还没发展出成熟的现代对句。郭沫若、冯至、北岛的新诗,能句摘么?所以,从浑然一体来讲,新诗接近魏晋古诗,而不同于近体诗。以前读张海峰师兄的诗,觉得与《古诗十九首》共通,但不知其中原因。时隔多年,才明白其实是没有近体诗对句的原因。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