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6-28

    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笔记:美国崛起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218414489.html

     

          读了《维特伯爵回忆录》和《托洛茨基:我的生平》,两人都去过美国,一个在1904年,一个在1917年,都被美国大大震撼了。美国的自由民主,都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维特的印象是,美国最终会压倒旧欧洲,为了对抗美国,他回国后想实现俄国、德国和法国联盟,对抗美国,保住老欧洲。托洛茨基则想好好观察,可惜十月革命爆发,恋恋不舍而去。就见地来说,维特的见识大概是工程学出身,懂行,见识高远,托洛茨基是一个革命文青,偏见在胸,看得甚粗浅。

          但不管怎样,他们都实实在在见证了美国即将崛起的震撼,以及美国民主的刺激,这就如同1894年的黄遵宪到美国一般。

          陀思妥耶夫斯基没去过美国,但《群魔》里德基里洛夫和沙托夫都去过美国,想见识一下世面,结果在那里自由梦想破灭,一个要自杀,一个改投东正教。这都是陀思妥耶夫斯基这个爱国狂的臆想。原来,他是很鄙夷俄国自由主义的,到底是鄙夷美国还是鄙夷自由派,我倾向于他想挖苦自由派,文人相亲,美国也就陪绑了。

          美国很早就是老欧洲自由主义的乌托邦,1831年的歌德《浮士德》第二卷,1834年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都对美国民主实验充满了期待。

          但是,到了1904年,它真的成了一个咄咄逼人的存在了,算欧洲人梦想成真么?

         有及:翻了翻《松下幸之助自传》,1950年他来到美国,也被其富裕震撼了。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