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6-24

    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笔记:彼得大帝的开局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217960542.html

     

     

    开始下棋,叫做“开局”。能开局者,便是运筹帷幄,开一新局者。他有继承,但更多的是开创,这种人,当然不可能是文人,而是政治家。

    俄罗斯的开局者,是彼得大帝,如同中国的秦始皇。

    开局者,也意味着他的局一旦完成,后人只能在他的“局”里运动,直到新的一个雄才大略者出现,再开新居。

    秦始皇之后,1840年以前,中国并无新局。彼得大帝以后至今,三百多年,俄罗斯也没有新局。

    彼得大帝继承或者开创了一个俄罗斯帝国的“局”,决定了参与这个局面的几个博弈者:

    1)官方宗教:彼得大帝彻底打垮了教会,使其成了政权的附庸,导致基督教的官方化,使其逐渐丧失了生命力。

    2)分裂宗教:宗教官方化,导致了一批基督徒的分裂,他们逃向俄罗斯帝国不能控制的地方和空间,鞭身教、阉割教、礼仪教,他们是“在野基督徒”,二百五十年来,反抗彼得大帝的改革,视之为“敌基督”。基督教的分裂,不始于彼得大帝,但完成于彼得大帝。这个结果,也导致了民间的萨满教与在野基督教的融合。

    3)西化派。彼得大帝蔑视俄罗斯旧俗,钦慕西方,不断引进西方势力,从1689年登基,到1725年去世,西化派呼啸而上俄罗斯,到1812年拿破仑战争而登峰造极。再到1917年的十月革命达到顶峰。

    4)本土派和根基派。反对西化的势力,另一派知识分子,便是强调本土特色,本土才是根基,这一排知识分子,最后找到的根基,便是分裂教派。这就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一个精神来源。

    5)俄罗斯政权。这个政权很尴尬,第一,他只有学习西方,才能生存,也因为学习西方,才有俄罗斯的崛起,但是民间的宗教土壤,又纠缠着他,任何政权,都是实用主义者,只能左右摇摆,操纵各方势力。

    6)民间或曰农民。多神信仰的俄罗斯民族。如同秦汉初期的中国,宗教在整个国家的博弈斗争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力量。

    6派,至今仍是俄罗斯的力量。

    陀思妥耶夫斯基,骨子里是(2+4),兼容了(6),表现上顺从(5),任何时候都鄙夷(3)。所以他认为彼得大帝是俄罗斯的罪人。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