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25

    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群魔》笔记3 :“吵闹的极少数”的精神肖像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215308823.html

    在《群魔》里,陀思妥耶夫斯基攻击当年战友,言辞苛刻,语气暴躁,毫不恋旧。虽然有人品问题,但这种狂躁,俄国知识分子多有之,他们内部分裂,从1812年开始吵闹。为什么吵闹?心情烦躁。如《旧约》的约伯:

     

    惟愿我的烦恼称一称,/我一切的灾害放在天平里;/现今都比海沙更重,/所以我的言语急躁。

     

    普希金、托尔斯泰、别林斯基、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等,今日是俄国大宗师,其实是俄国的lu迅、hu适、独秀。属于“新党”。当时被传统派鄙夷。不是林纾、钱穆这一派传统派。陀思妥耶夫斯基虽然叛出“新党”,也不是旧党,只是趋旧的新党。

    俄罗斯的新党与旧党,如同中国,都产生于西欧理性精神的狂轰滥炸。当旧党还是当新党?俄罗斯文人,这批“吵闹的极少数”,争吵不休。一脚把西欧踹出门,不可能,全盘西化,也有人不乐意。《群魔》攻击的原型,某教授,就是全盘西化者。

    知识分子的内部分裂,罪在“帝国主义”。但帝国主义怎么赶走?机关枪,加农炮,原子弹,驱逐舰,股票,公司,……哪一样,本土派打得过?于是本土派与西化派,时间流逝,又变成“西化的本土派”与“西化的西化派”。

    俄国人,自卑,自大,很受伤。最先受伤的,是知识分子,吵闹的极少数。

    西欧文明太好了!一波一波地赶着学:浪漫主义、无政府zhuyi、象征主义、超现实主义……跟中国人一样,顶礼膜拜,只是别人的小学生。这是西化派。

    但他们的民主制度,很危险,会威胁农奴制。政f不乐意。怎么办?于是监shi新党。而旧党呢,觉得咸与维新毫无民族尊严,看着很耻辱,大声疾呼:我们的膝盖在哪里?自问自答答曰:东正教(中国人说:儒学)。

    西化派VS本土派+zhengfu。斗不过,愤怒,他们的生存空间逼仄,郁闷,反叛者必然苦闷,因为不被理解,因为没有钱,因为生存得不到保障……《群魔》里的新派文坛领袖,不得不依靠女农奴主的豢养,同时谈论自由主义,理不直气不壮,如同胡shi晚年被蒋豢养,只能空谈,畏首畏尾。

    他们是思想的巨人?不是,他们只是传播西方思想的大嘴巴,别林斯基、巴枯宁,都是。如《群魔》所说,没什么思想。luxun/hu适、独秀也没什么思想。他们既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时间。他们是行动的矮子?是的,在sdl出现之前。

    《群魔》写于1871年,去1812年,近60年,是这些吵闹的极少数的一个人类学梗概,来自敌意的梗概。

    唯一的遗漏:陀思妥耶夫斯基忘了自己就在其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