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24

    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群魔》笔记1 :讨伐自由主义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215214146.html

     

     

    今天借了《安娜卡列尼娜》《包法利夫人》和《群魔》对着看。看是乱看,颠来倒去看,不按顺序。

    三个小说家的性格,特别明显:托尔斯泰,比较宽容;福楼拜,比较冷酷;陀思妥耶夫斯基,比较暴躁。

    不喜欢福楼拜。在他眼里,凡夫俗子都是无可救药的蠢货。或许我感到了冒犯?

    不过,他写阳光射进一个屋子,几只苍蝇在瓶子里爬。写得真好!

     

     

    《群魔》也冷嘲热讽,但不同于《包法利夫人》。福楼拜是蔑视凡夫俗子,而陀思妥耶夫斯基不过是抨击当年的老朋友,纯属文人群体的内讧。

    里头对教授的抨击,比比皆是,在《安娜卡列尼娜》也有。看来,小说家鄙夷教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记得巴金的《灭亡》里是如此。

    小说家为何如此?想了一下,得出一个卑鄙的结论:因为是竞争对手,出书啦,发文章啦,社会影响啦,双方处于一个生态位置,不可避免要彼此充满敌意。而且学者为政府保养,写论文又比写小说容易,总体比作家好混,当然叫作家痛恨……

     

     

    以前读《群魔》,注意看故事,这次读,注意看时代八卦,觉得很有意思,里面讲一个自由主义教授的自以为是,害怕被世人遗忘,以及对沙皇政府的痛恨、畏惧乃至谄媚。

    陀思妥耶夫斯基曾是这个自由主义小群体的一员,后来转身变为宗教狂,对当年战友冷嘲热讽,老实说,不怎么地道,时过二三十年,就不怀旧么?虽然他写的那些人,我也同意,大致也是如此乌烟瘴气。

    反对传统的驱新者,因为没有根,又被主流反对,德行有亏的,想来比比皆是,但用他们的人品卑劣来批判他们的信仰,来证明你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转向正确,不可信。信上帝的恶棍也比比皆是,上帝就一定不好了?

    思想是思想,恶棍归恶棍。

    抄录二则:

     

    P37  沙托夫属于这样一种理想主义的俄国人,他们会给一个强有力的思想所制服,一下子受其支配,有时甚至给支配一辈子。他们永远没有能力驾驭它,但却狂热第信仰它,于是他们一生仿佛就在这块落在他们身上把他们压成两半的巨石之下作垂死挣扎。【批注:沙托夫这个自由主义者,掺杂了东正教传统的狂热,然而自由主义是理性的,这是自由主义与东正教的融合体。说到底,俄罗斯还是太落后】

     

    P40  实际上我们所做的只不过是最无害的、愉快的、完全是俄罗斯式的轻松的自由主义空谈而已。“高级的自由主义”和“高级的自由主义者”,既没有任何目标的自由主义者,只有在俄国才可能出现。【批注:这类人,哪里没有?但说他们最无害,是反语,七十年后这些人弄得俄罗斯血流成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