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4-30

    讀《戰爭與和平》筆記7:托爾斯泰預言自我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209610498.html

     

     

    托爾斯泰寫《戰爭與和平》,在36-41歲。那時他是一個小說家,想像力旺盛,看待事物有一種寬宏之感,包括自己。後來的托爾斯泰,如我們所知,成了一個道德家、宗教家,生命軌跡起了巨大變化。

    我想:他做夢都想不到,中年的自己,已經準確預言了晚年的自己:

    在第四卷結尾,皮埃爾成了莫斯科名人,致力於改革社會,同時自贊自誇,自以為是,妻子娜塔莎無比仰慕他,又懷有醋意。

    二十年後的托爾斯泰,正是這個模樣。

    皮埃爾是托爾斯泰分身,世無異議,但中年的托爾斯泰,雖然喜歡皮埃爾,卻毫不掩飾他的自以為是、自吹自擂及固執愚蠢……在《戰爭與和平》字裡行間,這完全可以看得出來。這是托爾斯泰對自己的冷酷解剖,甚至是預言。

    想像使人寬宏,現實使人逼仄。

    想像者寬宏敏感,而道德家則固執而狹隘。

    這不是說:晚年托爾斯泰不如中年托爾斯泰,不過我承認,現在的我,更欣賞中年的托爾斯泰這種寬宏。我們往往太容易自以為是、自鳴得意,能冷酷剖析自己,預言自己未來的,畢竟不多。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