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4-25

    讀《戰爭與和平》筆記3:我們最怕的,是生命的無意義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208589317.html

     

     

    皮埃爾不信上帝,酗酒、玩女人,頹廢無比。一天,碰見一個共濟會員,被對方以上帝之名訓斥了一頓,幡然醒悟,改信上帝,生命得以“新生”。

    安德列蟄居鄉村,生活死氣沉沉,遇見皮埃爾來“傳福音”,心靈開始振作。一次,他路過原先乾枯的老橡樹,發現它已經枝葉繁茂,幡然大悟,於是得以“新生”,振作起來……

    沒讀過托爾斯泰研究,但我相信,共濟會員教訓皮埃爾、皮埃爾傳福音安德列、安德列看見橡樹,這三幕肯定是大家津津樂道的“橋段”,因為托爾斯泰用了大量形容詞,煽情得緊。

    我相信:這種不時“頓悟”,獲得新生的體驗,來自於托爾斯泰的內心世界。他肯定不時沮喪消沉,靠這些“頓悟”與“邂逅”來振作自己。

    其實我也如此。

    推己及人,我想有一類人存在這種心理模式:重複——沮喪——新生(新意義)——重複——沮喪……

    我們的生命,最常見的是循環、重複。

    以前寫過一段話:“滄海桑田,朝代更替,這是生命的‘巨循環’。一代過去,一代又來,這是生命的‘大循環’。十月懷胎,一朝落地,這是生命的‘中循環’。白天起床,夜晚上床,這是生命的‘小循環’。人生無處不循環,違反常識的,不是循環論,而是進化論!”

    由此,我們最害怕的,是人生的無意義。人生有意義,沒完沒了的重複是可以忍受的,因為可以視而不見,否則我們如同終身不見天日的苦役犯,窒息而死。

    為了女人,有意義;為了孩子,有意義;甚至,為了仇恨,也有意義。這都把我們牢牢釘在生活的大地之上。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其實是無比恐怖的,帶給你的是無休無止的無聊。無聊是人生最恐怖也最難忍受的經驗。

    托爾斯泰,如同他的皮埃爾、安德列們,似乎不斷需要一次又一次邂逅,一次又一次頓悟,賜予他們的生命一個新意義,否則他們就會窒息。

    這樣問題就來了:皮埃爾的頓悟,安德列的邂逅,是“真意義”麼?還是生命為了欺騙人類,讓我們活下去,讓基因得以繁衍下去的“生命的騙術”?

    如果:意義是一種生命的騙術?為了欺騙你我,讓你我相信著生命是有意義的,那是生命最大的騙局……

    托爾斯泰冷酷的一筆:皮埃爾信上帝沒信多久,又覺得生活沉悶乏味,呼吸困難,繼續酗酒、玩女人……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