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4-19

    《家畜人》工作筆記10:麻痹良心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207006271.html

     

     

    人類的利他規則,或叫“良心”,或叫“道德”。它壓抑個人的欲望與自由,因而是一種惡,不過從結果來講,它往往能夠得到更大的利。所以,張獻忠這樣的“悖德症”,人類裡不過占4%

    是之謂:以小惡換大利。

     

     

    良知,王陽明認為出諸先天。

    的確,很多人抉擇時,聽到過發自內心的聲音,仿佛真有一個“我中之我”,對他們說話。其實,良心也好,道德也好,不是一個住在我們腦子裡、指揮我們做這做那的生物,而是一種決策規則。把它說成像是一個生物,只是出諸方便。

    而且,先天與後天,差別沒那麼大。後天的,如果有利於生命繁衍,導致擁有它的團體與個人在競爭中勝出,會逐漸轉換為先天的。

    在此假設: “道德”是後天的,“良心”是天生的。

     

     

    道德,不是死命令。它可以加減乘除,可以計算,實為一種計價系統。認為它一字不易,萬古不滅,是一種意識形態。

    事實上,道德始終處在不斷地調適中。

    文天祥寫《正氣歌》,說:“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這個“正氣”,落在人類身上,他認為就是“良知”。為了天地正氣,他慷慨赴死,但是,他原諒了弟弟的降元,並為之辯護,說弟弟是為了保存家族才這麼做的。我為了國家赴死,你為了家庭偷生。為了家族,赴死就可以打折扣——這就是一種道德計算。文天祥不是一個迂腐的聖人。

    道德計算,無所不在,我們叫“從權”或者“變通”。

     

     

    道德可以計算,良心不能,因為它是先天的,根植於腦子。據《神經元經濟學》,違背良心,我們會產生內疚感,偽軍鬥志不如八路軍,人肉比豬肉便宜,都是良心積少成多的結果,我們不能違抗。

    問題是,對於生命來說,良心有時需要,有時不需要,比如一個墜機生存者,飲食斷絕,吃同類肉者則生,不吃則死,怎麼辦?有人不忍吃,竟至於死。這人是有良心者,但對於生命來說,為了良心戕害生命,得不償失。

    這種時候,生命就要想辦法麻痹良心。良心如同一種管理制度,無害甚至有利時,生命支援,有害時,生命就得想辦法把它的壞處減到最小。

    怎麼辦?良心不能計算,但可以麻痹。

    麻痹良心,是我們習焉不察的行為,也是良心的靈活處,如果道德不容許變通,良心不容許麻痹,人類早就滅亡了。

     

     

    美國社會學家米爾格蘭姆的電擊實驗,解釋了一種麻痹良心的方式。他發現,直接叫你電擊活人,目睹他們慘叫,你的良心受不了,會拒絕再做。但是,如果告訴你,這是科學權威吩咐的,你的良知就卸責了,你可以心安理得地電擊他人,無視他們的慘叫。推諉給權威,就是麻痹良心之一則。

    如果一個德國納粹戰士,拒絕殺戮猶太人,他會被處決,為了保命,他的良心雖然不滿,但不敢吱聲。但這樣太消極,不利於內心的健康。更積極的方式是,推託有一個更高的良心在,比如希特勒,讓自己的良心服從他。我們可以推說:猶太人是惡棍,威脅人類,這樣,良心上就不存在任何責任,甚至如同馬達一樣劇烈發動起來……

    麻痹良心也好,維持良心也好,歸根到底,都是生命的自利驅動。

     

                                           2012-4-19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烦闷 2012-04-19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