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4-18

    《家畜人》工作筆記9:悖德症VS科層制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206753973.html

     

     

    《家畜人》裡,計畫有一篇專寫張獻忠。對張獻忠一直很感興趣,不是因為農民戰爭,而是因為他的精神疾病。

    想到一點,先記在這裡:

    張獻忠殺人如麻,古往今來,不是最多,卻最殘酷,殺敵人,殺貧民,殺到沒人殺了,殺自己部下,而且是大批大批地殺,兒子也照殺不誤。這件事,起初以為是敵人污蔑,後來讀法國傳教士寫的《聖教入川錄》,他們被張獻忠裹挾,是親歷者,也有同樣記載,才知道是真的。

    按照心理學,這種精神疾病其實毫不新奇,而且板上釘釘,叫“反社會人格”(sociopathy),又叫“悖德症”(moral insanity),“無罪感”(guiltlessness),直白說就是“沒良心”,是一種無法矯正的性格缺陷。

    據美國精神病學協會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四版),症狀分為七條:

    1. 無法遵守社會規範

    2.慣於欺騙和操縱他人

    3. 易衝動,無法事先計畫

    4. 易怒,對他人具有攻擊性

    5. 毫無顧及自己或他人的安危

    6. 總是不負責任

    7. 在傷害、虐待他人或是偷他人的東西之後不會感到悔恨

    目前的研究認為,大約4%的人屬於這種情況,也就是說,25個人當中就有1個。就算高估了10倍,250個人當中才有一個,那也夠嚇人的。

    我感興趣的是,“悖德症”如此之高,人類群體如何避免這類人的傷害?如果他們都掌握權力,人類還不被殺盡?一個張獻忠,就幾乎殺盡了四川。而且,“悖德症”患者大都奸猾狡詐,智力高人一等,奪權可能性很高。

    “悖德症者”是4%,而不是96%,很容易推想,一個團體裡,如果大家都是“悖德症者”,最後必然誰都不討好,自取滅亡,而正常人團體反倒能勝出,繁衍後代,所以“悖德症”,只能是少數。這在博弈論裡,叫“鷹鴿博弈”,大家都當鷹,或者都當鴿,群體必然滅亡,最後的進化博弈,決定了鷹鴿必有一個比例。4%96%的比率,也是這種博弈的結果。

    “悖德症”,其實不是疾病,正如美德不是健康,而是一種生存策略(這樣說,是不是太殘酷?)。

    那麼,什麼機制阻止了“悖德症者”占上風?

    答曰:合作。

    人類是社會生物,最大的優勢是合作共存,而不是內部傾軋,偏偏“悖德症”者不善也不喜歡合作,愛內亂,愛搭便車,狩獵自己的同夥。人類集團,越發展越龐大,合作程度越來越深,不善於合作、不愛分享者,往往會被其他同僚擠下來,很難走到集團的上層,獲得最高權力……科層制的出現,更使得“悖德症者”為所欲為的機會大大被壓制。

    這就決定了:“悖德症者”占上風的領域,或者是小團體,或者是暴力集團,特別是從小團體突然暴漲的暴力集團。但是,陰差陽錯,暴力集團的突然得勢,張獻忠扶搖直上。

    於是,這個人的精神疾病,遂導致了人類的大規模死亡。

                                                             2012-4-18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