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4-05

    當時只道是尋常——《相遇》工作筆記42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203059229.html

     

     

    讀《The Gospel of Gentility 》。

    晚清到民國,來華的單身女傳教士,一兩萬。最初是租房子住,後來條件好了,改住集體宿舍,兩人一間。當時,女權運動剛興起,Lesbian拉拉)這回事,不時興,何況教會這樣的道德保守型社會。但爭風吃醋,似乎是人類的本性,免不了。所以,集體宿舍裡的閨蜜之戰,也就不可避免。

    P77-79介紹了一次閨蜜大戰,很複雜。Anna Hartwell,原有一個閨蜜,老閨蜜去世後,又有了一個新的年輕閨蜜Leila Wanton。一次,Wanston 寫信,說自己都被Anna寵壞了,她答曰:

     

    讀到這,我想把你抱在懷裡,說一聲“小寶貝,我從不想不寵你,——在任何時刻”……現在,我坐在自己溫暖明亮的臥室裡,回憶那些寒冷的秋日,要是你現在來一起分享我的窩兒,該是多麼愜意和甜蜜啊!

     

    這事兒沒完,又捲入了她妹妹和她妹妹的一個年輕閨蜜。姐妹圍繞年輕閨蜜發生矛盾……妹妹聲稱,我跟閨蜜的關係,誰也別想取代,我們的關係是獨一無二的!我們彼此忠實……

    啊呀呀,讀得我目瞪口呆!

    那時,拉拉不時興,但不是沒有。那麼,她們是不是拉拉呢?琢磨了一下,也不一定。她們太孤獨了,終身未婚,的確需要情感的慰藉。其次,維多利亞時代的男男女女,都有些多愁善感,情感多過茶。我讀過,有一些維多利亞時期的男人,跟朋友相聚離別後,大哭其鼻子,大家也不以為丟人現眼,還把這些書信印出來給人看。

    人的情感,變化很大,當時只道是尋常。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