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3-29

    相遇43:最漫长的天国,吊罗山,被遗忘的一个梦5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201614010.html

     

     

    家庭

     

    苗人的家庭,不同于黎人,倒近似漢人,那就是丈夫權力很大,妻子很順從。奇怪的是,一夫多妻制度很少見。不管有錢無錢,有子無子,只要妻子活著,丈夫一般不娶妾。

    陳日光是一個例外。

    他娶了三個妻子,娶妻方式也特別,是大妻向二妻提親,再是二妻向三妻提親。三妻原不認識他,聽說了他在吊羅山的事蹟,出去好奇,同朋友上山來看熱鬧。她到之前,大她三十七歲的陳日光,夜有所夢,夢到了她,認為是盤皇上帝為他定下的一場新姻緣。見面後,便托大妻去提親,不成,又讓二妻子去提親,成了!

    據說,一家人過得和和睦睦。

     

     

    大屠殺

     

    陳日光之後,嘉積教會在南茂苗村裡另選長老,為首的南茂基督教堂長老,叫盤啟興。嘉積教會支援他們辦學,傳教士不時帶醫療隊走訪。他們感覺是一個太平世界,從此可以安居樂業了。

    1939210日,日本人進佔海南島,國民黨軍退據山區,改變了這一切。

    南茂地區成了國民黨後方要地。日機多次轟炸,炸毀了那座磚瓦的基督教堂。1942年,謝大辟、莫寧格爾、毛鳳美等美國傳教士被日軍遣送出海南島。19434月,日偽軍二千多人突襲南茂,國民黨損失慘重,認為有南茂苗人當內奸,決定加以懲戒,誘殺之。

    1943年農曆五月十三日,國民黨軍以開苗民大會為由,讓長老盤啟興出面誘騙自己的同胞進入基督教堂邊的會場。十點,國民黨軍開槍掃射,諸多苗人當場喪命,一時死不了的,則被刀槍刺死,嬰兒也不放過。其他苗人倉皇逃竄,說:“賊軍殺我們苗人,好像砍芭蕉一樣,大家快跑啊!”傍晚,國民黨軍驅趕黎人,把死屍埋在基督教堂旁邊被日機炸出的大彈坑裡。數天后,數百屍體腐爛發臭,推高土層,臭氣四溢,只得叫人挑來河沙蓋上。

    甚至,國民黨軍將有的苗人剖肝取膽,聲稱能治病,十文錢一個。

    剩餘一千多苗人,被迫逃到南茂嶺頂,由於南茂嶺易守難攻,遂得保存。偏逢連天下雨,山螞蝗與蚊蟲叮咬,哭泣之聲,此起彼伏,徹夜不息。

    六月初八日,盤啟興及兩個弟弟被逼上嶺,招撫苗人下山投降。苗人叱責他們,殺死了他的一個弟弟。到了晚上,盤啟興自忖不能免死,說:“我兄弟不願受刀槍之苦,給我們幾根繩子吧,我們自己解決!”

    於是,盤啟興吊死在南茂嶺上。

     

     

    結局

     

    陳日光呢?

    他還在夢想著升天。一度為此遷居更高的五指山,在山頂朝拜盤皇上帝,鑼鼓喧天,未遂,又返回吊羅山。

    因為不在南茂居住,陳日光逃過了一劫。但是,殺苗慘案後,大批苗人逃來吊羅山,此地成了日軍與國民黨關注的一個重心,雙方都派人上山爭取他。左右不得已,他決定裝死,在吊羅山上修葺一個假墳。

    1943年,第三派勢力共產黨,派人上山聯繫苗人。陳日光得知後,讓兩個兒子參與革命,在吊羅山上成立了一支苗人武裝——吊羅山抗日後備大隊。這裡成了海南島抗日遊擊區的聯絡站、情報站與醫療所。

    19465月,國民黨新編十九師二百人,包圍了吊羅山北麓的村寨,急行軍沖上山,抓住陳日光及二十多個苗族青壯年,押送下山。他們逼迫陳日光寫信給當大隊長的大兒子,許諾大兒子一投案,便釋放他與其他苗人。

    陳日光寫了。

    大兒子知道,此行凶多吉少,但為了救父親及同胞,只得揮淚下山。國民黨軍釋放了其他苗人,扣住了他們父子。

    二妻生下四女兒才四天,抱著女嬰下山去牢房探望。陳日光形容憔悴,一見她便放聲大哭。二妻說:“先生,如果您出不了監獄,我一個人沒法養活這麼多孩子,孩子只好送人了。”陳日光說:“你等一下,果真我不能回去了,你才送人!”1946年,獄吏嫌看守他們太麻煩,遂用刀棍打死了陳日光,再槍殺了他兒子。

    1973年,沉寂許久的吊羅山迎來了一批知青,走在陳日光走過的山路上,懷著一股建設共產主義的狂熱,砍山伐木。他們不知道,三四十年前,這片山林也有過一個天國之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