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3-29

    相遇41:最漫長的天國:吊羅山,被遺忘的一個梦3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201573344.html

     

     

    陳日光

     

    外面的世界在變,鴉片戰爭吹來了廣東的英國傳教士與《勸世良言》,也吹來了海南島的美國傳教士與《養心神詩》。

    1900年前後,嘉積的傳教士,已經注意到深山老林裡這群罕為人知的苗人,知道他們信奉一種叫做“盤古教”的原始道教。“盤皇”就是“盤古皇”,苗人視為自己的祖先,屋內掛盤皇神位,每逢週一、十五燒香跪拜。生病遭災,他們就殺豬宰羊,焚燒紙紮的金銀財寶。因為基督教在廣西苗人那裡進展順利,傳教士們相信,海南島的苗人也如此。他們一直尋找傳福音的好機會。

    1909年(光緒三十三年),苗人頭領陳日光被山熊扒傷,機會來了。

    這個陳日光,生於1883年(光緒九年),因為父親是山甲,他從小協助父親處理村務,有才幹,能言善辯,又敢於為苗人仗義執言。一陣,苗人常被偷牛,敢怒不敢言,最後偷到了陳日光頭上,他不幹了,往萬寧縣,找黎團總長鐘啟禎(鐘仁寵侄子)告狀。鐘氏是黎族領袖,派兵前來捉賊,事後,考慮到山高路遠,不便常派兵來此,遂口頭任命陳日光為黎苗六峒總管,管理六峒事務。三百年來,苗人無此殊遇,陳日光由此聲名大噪,成了苗人領袖。

    他也是一個靈力很強的苗人。當時,山裡也如同漢區,鬧軍坡,活動最重要的一項是抬神出行,他屢次充當神靈附體的“神子”,或為人算命,或以矛穿頰,或赤腳踏火。據說一次鬧軍坡,他沒去,在家裡幹活,結果鑼鼓一響,他便“全身顫動,手舞腳踏,滿嘴神言”,遂棄下農活,趕去鬧軍坡了。

    一日,他遇見一頭海南黑熊。黑熊從背後撲來,他躲避不及,想起黑熊只捕捉活物,便趴倒裝死。黑熊趴在他身上,用爪子扒拉他,想把他翻過來,他死死抓住樹根不動,忍痛裝死,終於騙過黑熊,逃過了一劫。但是,他的右眼皮被黑熊扒傷了,眼球凸出,不斷流眼水,痛苦不堪。

    一名來此住宿的漢商見此,把他帶出深山,帶到嘉積福音醫院治療。

    基督教東來,傳教模式有兩種:一曰教育,一曰醫院。治療病人時,醫生不只是醫生,也是傳教士。科學與宗教本是敵人,但在傳教士那裡,倒成了兄弟,常借西醫療效宣傳宗教。事實上,沒有西醫,基督教根本發展不起來。1881年(光緒七年),最早開拓海南島傳教事業的美國傳教士冶基善,“每天行醫與佈道”,就是以醫術打開傳教局面的。

    在當時人眼裡,西醫是一種稀奇古怪的事物:你要生了病,不能在家,得住院,關起門,家人被排斥在外,一群蒙面人圍著你,不知作甚。有人當是魔鬼,毛骨悚然;有人當是神仙,頂禮膜拜。如果你實在不理解這種感情,想想飛碟或者外星人。1907年(光緒三十一年)建的嘉積福音醫院,以及向他傳教的那些牧師,在陳日光眼裡,就是那樣一種東西,恍恍惚惚,似真似幻。

    他的病治好了。

    一日,他做了個白日夢,夢到一道光來到自己屋裡……如同洪秀全,他改信基督教,受了洗,成了海南島第一個苗族基督徒。

    回家後,他帶頭砸了木偶、神像,派了老婆及一批苗女前往嘉積學習。美國傳教士馮卓芝、郝斐、莫寧格爾等,帶著醫療隊前來山裡,給苗人看病,種牛痘,注射疫苗,發放奎寧丸,宣稱這些醫藥均為上帝所造。在他協助下,苗區建起了教堂與小學,一切設備均由嘉積教會供給。學校辦成後,教會要求各苗村選出代表,帶到嘉積訓練了兩周,學習聖經,特別是唱聖詩。

    改信基督教,激起了道公的憤怒。他們宣稱,改信後,“洋人會挖掉你們的眼睛,拷斷你的腳骨熬膏”。海南最高級的藥物,是買猴子來熬膏,洋人抓苗人來熬膏,當然是最恐怖的懲罰。但是,陳日光威望高,改宗後也未遭災,苗人如風回應。不到十年,海南島的苗人,信奉基督教者達一萬之多。他們的生活,變化巨大,從吃飯到結婚,到生病,再到出獵,都祈禱上帝保佑。

    他們唱《養心神詩》裡的詩句:

     

    前有一日我遵主命,望靠耶穌救我性命。

    那時心中實在高興,四方周圍傳揚主名……

     

    1919年,陳日光在嘉積教會的資助下,帶領苗民買回磚瓦,蓋起了一座教堂,當年的耶誕節,嘉積教會派人前來參加洗禮活動,熱鬧非凡。

    他的威望,由此達到了頂點。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