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3-29

    相遇40:最漫長的天國:吊羅山,被遺忘的一個夢2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201573161.html

     

     

    苗人的土地

     

    我的家鄉,在海南島樂東縣,縣城附近有一座樂安城遺址,那是古代出入黎境的關隘。1614年(萬曆四十二年),為了鎮壓崖州黎族起義,明軍從廣西調來三百藥弩兵,屯軍於此,每名士兵給十畝地,“歲抵月糧二兩四錢”。

    三百年後,三百人變為一萬四千人,一百多個村子,從崖州散佈在海南島中部的深山老林裡。時代變遷,士兵變成了平民,現在他們被稱為苗人。實際上,他們很可能是瑤族,因為他們的語言接近廣西的瑤族。

    海南島不是無主之島,海濱的平原,住著漢人,中部的山地,住著黎人。由於來得晚,苗人沒有自己的土地,必須向漢黎租種山地:大山,二三百銀元,小山,五六十銀元。租到的土地,當然不會太好。也有一些苗民,經過異常艱苦的努力,買下了一些土地,但這是極少數。

    死後,如果想埋到風水寶地,必須山主同意,並出錢買地。

    山主,苗人叫“頭家”。給頭家交租,是頭等大事,負責者叫“山甲”。他由村民推選,得有點文化,通曉黎語與漢語,也管理村裡的事務,負責擊鼓召集群眾,開會商議。交租繳得少,或者繳得遲,頭家會把山甲抓去打罵,但山甲對村民只能罵,不能打,經濟上沒什麼待遇。

    秋收後,十月到翌年正月,他們吃稀飯、包穀與番薯,二月到九月,吃山上的野果、樹葉與芭蕉心。如果八九月颱風成災,野果與樹葉被刮落,就會有饑荒。

    因為居住地偏僻、閉塞,他們跟外界的交流很少。1937年,美國《時代週刊》記者訪問海南島,遇見一群苗族青年,他們還留著辮子,不知道大清已亡國二十六年!他們的偏僻與貧窮,你也就可想而知了。

    當時的黎族頭人,也不願苗人跟外界交流,一名山甲想創辦一家小學,便被抓去關押,最後毒死了。

    一個民國的傳教士說:“在海南島,一個漢族的窮人,勝過一個黎族的富人,而一個黎族的窮人,又勝過一個苗族的富人。”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