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3-15

    《相遇》工作笔记27:花非花,我非我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98826846.html

         

         又想,写着写着,似乎像写成一部个人自传了,虽然里面不打算写到自己。

          如同别人的一样,我认为,“我”是我们的世界塑造出来的(首先是我爸我妈生出来的)。而我们的世界,归根到底,是前人制造出来的,如同舒茨所说,是由前人、同代人与后人组成了我的世界。

         “我”是一个点,某时某地突然来到这个世界上,我的“我”,不止是肉体的自我,而是精神的自我。而精神的自我,就不限于我自己,也不限于我的父母(面对面世界),还有一群死去的我所“道听途说”但确实影响过我的前人……

         讲得有点乱,还是转引梁漱溟先生的话吧:“人不止是他自己,而是从很久远的地方传来的,并且,要到很久远的地方去。”

         所以在我的想象里,《相遇》是一部没有我的自传。这个自传,不是回忆过去,而是发现自己的来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