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3-14

    《家畜人》工作笔记5:乌合之众VS狂热份子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98820155.html

     

          庞勒的《乌合之众》与霍弗的《狂热份子》,都是广西师范大学的“社会思想名著”系列之一本。后者看了无数遍,滚瓜烂熟,《乌合之众》却读得有一搭没一搭的。

          其实这本书很有名,弗洛伊德的《群体心理学》,就是以它为靶子兼基础写的,要不读它,《群体心理学》也不好懂,因为弗洛伊德大段大段引用庞勒,或赞成之,或批驳之。

          然而弗洛伊德的那本书,我也读得不耐烦。

          昨晚拿起来翻了翻,突然明白自己为何不喜欢这两本书,因为它们的一个前提,我根本不同意。

         《乌合之众》与《群体心理学》,有一个前提,那就是:群众就是群氓,非理性,容易煽动,其蠢无比,除了被人吆喝愚弄之外,没别的出路。

         其实这种思路的书很多,现在搞媒介研究的也很多,大意就是观众很蠢,看多了宣传就会脑子进水,听什么就信什么。

         弗洛伊德归之于“本能”,想到人类进化了几千万年(弗洛伊德相信进化论的),这个本能居然如此愚昧,人类早已灭绝多少年了。人类的本能,如果有,也肯定不是没脑子。

         真实的答案,我以为是,一个人,之所以选择当暴民、当非理性、当宗教徒,乃是因为这是最符合他自身利益的选择,在他所获得的信息里,在他判断利弊的方式中。总之,是他自己抉择的,而不是被人输灌的。

        只不过,这种自我抉择的理性,不是事后诸葛亮的理性,而是前途茫茫、吉凶未卜的理性,他的信息不完全,他的情绪忐忑不安——认知心理学告诉我们,情绪正是我们抉择的控制系统,没有情绪当作衡量的秤砣,我们根本无从抉择。

        做出抉择的时候,什么最重要?每个人都根据自己的“生平情境”(舒茨的术语)做出抉择,或是人身安全,或是精神慰藉,或是金钱,……每一个人,都是主动的、自觉地卷入到他人之中,形成一场浩浩荡荡的社会运动。

       的确,那些无数个理性的抉择,最后可能导致一个看似疯狂的后果,比如,草地上的每一个牧民都尽量养羊,这是理性的,结果是草地彻底消失殆尽,每一个牧民都付出了惨重代价。但你不能从这个悲惨的后果说,他们的行为是非理性的。

         个人的理性抉择,最后可能导致整个群体的非理性结果,虽然如此,每个人都是理性的。不是盲目的,不是偏听偏信的群氓。他们选择偏听偏信,是因为偏听偏信正是理性的选择。

         所以,认为看多了美国大片就会丧失民族自主权的想法,是不对的,我们在看片的时候,也会在自主的选择,如果真有人选择当美国人,那是他的理性告诉他,这样比较好,而不是他的狂信让他脑子进水了。

        因为理性,人类才能胜出至今,承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性,都在根据自己的信息与思维做出理性的抉择,这才是正确认识人类的一个前提。

        我之所以不同意庞勒与弗洛伊德,就在于此。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