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3-12

    升沉自古无穷事,愚智同归有限年——《相遇》工作笔记22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97981195.html

     

           1924年,莫宁格被选为中国长老会委员会的一个代表,去上海开会,顺便去逛了金陵女子大学。那是中国女子学校的最高学府,校长是魏特琳,莫宁格没说是否见到她,想来没见到,否则她会提及的。

           其实,魏特琳跟她一样,也是出身美国中西部的女传教士,1886年生,大莫宁格五岁。不过她出身比莫宁格苦得多,一个大专读了五年,因为自己筹钱读的书,中途没钱,又去工作挣钱才回来的,据说还当过推销员等活儿。不容易。因为太辛苦了,在美国没有前途,而当女传教士则是一份大家欣赏的好职业。1913年,她来到了中国安徽。就比莫宁格早两年。起初,她也跟莫宁格一样,大概只是当一个中学校长过一生罢了。但她抓住了一个机会,便是草创的金陵女子大学缺校长,虽然隶属的教会不同,但对方教会看上了她,却被魏特琳自己的教会拒绝,魏特琳为了抓住这个机会,几番努力,终于获得了这个职务。

          从此,她的事业蒸蒸日上,最后到了跟中国最高领导人交往的局面,地位之显赫,就不是莫宁格可以比的了(当年莫宁格也差点被派到南京)。

          1926年后,民国政府推行收回教育权的运动,金陵女子大学的表面权力,魏特琳被迫交给自己的中国学生,但实际上仍把握着权力,人事权与财权都在她手里。

         风云突变,1937年日本入侵。南京大屠杀中,魏特琳为首的女子大学拼命营救中国人,大约一万多人幸免于难。但在1940年,坚持不撤离南京的魏特琳突然辞职,患上了精神抑郁症,被强制送回国,回国后,数次自杀,最终死于1941年。然后被人遗忘。墓碑上书四个字“金陵永生”。

        到了1997年,一个中国女士感触此事,专门搜集她的资料,写了一本传记《金陵永生》。

        从此书可以看得出,魏特琳性格比较暴躁,权利欲很强,不易相处(不知道为何,我常常想到莫宁格),我想辞职这件事儿,对她打击很大。事实上也是如此,在中国,她是跟国家元首对话者,回到美国,她却是一个无处安身的老妇,回国后,她只能投奔自己的弟弟,但弟弟对于她不肯回国照顾父亲,耿耿于怀,从她回国到她自杀身亡的一年里,根本没来见过她。——莫宁格也是未听从弟弟的建议,回国照顾父亲的。

        她回国后,跟莫宁格一样,也没有钱看病,还是教会为她募捐得来的医药钱,这说明魏特琳虽然专权,却不图利,这是女传教士的一个特点吧。

         魏特琳为何患了精神抑郁症?传记给出的答案是,(一)南京大屠杀后应对的压力大(二)身体不好(三)跟女子大学内部关系不和睦。

         我想作者还有一点想到了但不愿意提及,那就是丧失权力的打击。

        另一点,我想更重要,作者居然故意忽略不计,那就太不应该了,那就是维特林之所以被迫辞职,是她在日本占领期间犯了一个决策错误:在日军压力下,她被迫允许日军进来抓走一百多个女子当慰安妇。此事激起了其他同僚的愤怒,将之开除。这件事带来的内疚,毫无疑问是她想自杀的一大原因。历史这个东西,直接面对就是了,不必为魏特琳避讳的。

         魏特琳与莫宁格,人不同,但她们的一生,我细想之下,居然有如此共通的东西。魏特琳临死前,写的一个条子是《中国是我家》,莫宁格临死前的回忆录,则叫做《海南是我家》。似乎把她们的一些经历加减乘除,得出的是一个结果了。

        遥想一百年前,有几千个女传教士从美国中西部来,扎根中国,每周日给家里写信……

        魏特琳死于1941年,莫宁格则1944年中风,死于1950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爬山14 2012-03-12
    爬山13 2012-03-12
    爬山12 2012-03-12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