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28

    二〇一一年总结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95153477.html

     

     

     

    朋友提醒说,今年我还没写总结。真的,几乎忘了这个十多年的习惯。这是因为,从去年到二月,一直在昏天黑地赶稿,赶别人的,也赶自己的,几乎没喘一口气。

    现在把总结补上。

    二〇一一年,我的生活一团糟,或曰千疮百孔,或曰千奇百怪,且不去说,估计大多数人皆如此。人人都有难念的经,念到哪一出就是哪一出。我的,不比别人更好,也不更坏。

    最大的一件事:写了一本诗论《把诗人读死》,耗尽了十八年的心得,也是自己写诗的一个总结。在所写的书里,这是第二本我看重的书。决定写它,是突然起的念头。起初写得比较开心,后面写得特别辛苦。不过说到底,还是写得很开心。

    学了很多,文章有了长进。

    关于这书,朋友有一个批评,就是语言花哨了,不如王佐良先生《英诗的境界》的文体稳妥。这朋友的话,我向来看重,所以有些困扰,不过到底没说服我。花哨的确不好,这个可以改,但这书的文风,我是特意糅合古语、网络语与英国散文来写的,剑走偏锋,不那么驯服,属于试验体,出格在所难免。王先生的文风,平实冲淡,我不是不能写,但没什么挑战性。何况,平实冲淡是传统文章的理想,却不是我的。文章之美,在走火入魔、离经叛道,我喜欢《李尔王》甚于《论语》。

    写完这本书时,有点小悲伤,“诗话出而诗歌亡”,估计自己写不出什么值得一看的诗了……至少二〇一一年没有。没有就没有吧。什么都讲缘分。不强求。

    第二件事,爬山。最初,爬山是写书累了,当作调剂,结果倒成了一件比写书还大的事。如果不加班、不下雨,我都争取能去爬山。

    第三件事,学数学。数学不好,始终耿耿于怀。学了半年,因为写书搁下了。学数学的问题,是时间太多,一道题得做半天,而我缺乏充裕的时间。

    第四件事,学英语。督促自己每日读《华尔街日报》,英文有了一点儿进步,由此,经济学知识也有了一点儿进步。

    第五件事,读《浮士德》。读杨武能译的《浮士德》,是我的一次大震撼,很长一段时间,笼罩在歌德的阴影下,几乎喘不过气来。毛姆说,他把读《浮士德》当作一生中最震撼的时刻。“震撼”两个字,太准确了。

    第六件事,读印度文史。因为自己的知识系统,主要是中国与欧美,想拓展到印度,读了一些,可惜虎头蛇尾。

    第七件事,读戏曲。古代诗歌,戏曲读得不多,想补充一下,也读了一些,还看了几场表演,评价不高,放弃了。

    二〇一二年,计划做四件事:

    第一件事,爬山。争取春天去宿营。

    第二件事,写一本史学《相遇》。因为才能有限,写这书很有压力,能不能写出来?写出来能不能满意?一点儿信心都没有。但我会努力。

    第三件事,为《家畜人》搜集资料。这书属于社会人类学,是最后想写的一本私人性质的书。

    第四件事,出书。这件事,虽有朋友帮忙,但我看王小波、余秋雨他们的出书经历,觉得实在挺难,所以放在最后。成与不成,随缘吧。

    过去的这一年,虽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我还是觉得,它没白过。

     

    2012-2-28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