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23

    相遇30.莫宁格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94101324.html

         莫宁格与匹瑾中学的学生,1937年下半年迁到了那大。

         那大属于儋州,是海南岛基督教最早的一个传教点,已经整整五十年,基础很深。最初,传教士们,如同大陆的同行一样,想买一块地,但买不到。1887年,冯子才来海南平乱,疟疾横行,兵员死亡很多,传教士救了不少人,冯子才感激之余,指令地方特批了一块地,在此地上,长老会建起了学校、医院,盖起了一座三层楼高的基督教堂,在当时平房居多的那大,是标志性建筑,站在教堂的钟楼顶上,可以俯瞰全镇。这块地皮,后来没有处理好产权,弄过纠纷,赵承炳还负责来处理这事儿。总之,这是海南岛西面比较繁荣的城镇,人口一万人(当时的海口,也不过六万人)。   

         因为日机的轰炸,学校是匆匆搬迁的,搬过来当然凌乱,小偷也乘机光顾,不过很快一切照常了。这时候,虽然谣言、小偷与物价同时波动,海口与琼州不时有零星的轰炸,海南岛到底是太平的,那大远离海岸,也就更平静了。附近还有锡矿,莫宁格还跟学生去参观过。

         她在课余呢,编她的海南话-英语的双语词典,这成了她一件闲暇的娱乐。

         到了1938年,毛凤美从云南回来,又成了莫宁格的舍友,借助她,我们倒能观察到莫宁格的另外一面。这个碎嘴子,说过莫宁格不喜欢嘉积呆了,没说对,两人一起聊天的时候,她跟家里报告说,莫宁格想嘉积了。教会在海南有三个大的传教站,一个是府城,一个是嘉积,一个是那大,而莫宁格在嘉积住得最久也最早,感情特别深,嘉积海南话她也最熟悉。这次从美国休假回来后,她一直呆在府城,现在又来了那大,战乱之余,她想嘉积这个家了,拉着毛凤美回忆嘉积的人与事,谈论那里的家,她和毛凤美的宿舍,有一个菜园,里面种有各种蔬菜,还有水果,还有一个小菜窖,种的水果蔬菜收得太多了,就得做成罐头,这事儿,毛凤美不愿意干,都是莫宁格干的,她把番茄、土豆等都一一制成罐头,收好。还谈到那些熟人们。毛凤美家信里说,莫宁格想嘉积想得忧愁了,用了一个方言词“su ti”。嘉积在海南岛北部,我家在南部,这个词儿,我还真不知道,就问琼海的朋友。她回答说,就是倒霉死了的意思。

         哦,我一想,大概就是古语里的“蹙死”罢……

         大陆上的战火,还在蔓延,上海沦陷,莫宁格他们,对中国有感情。他们都认为,中国必胜,日本人占了,也守不住。

         不过,对于局势,他们一点都认识不足,因为海南岛还很平静,春节又要来了,孩子们想家,她甚至跟教会高层提议搬回府城。这个提议,被否决了。1938年春节,教会仍指派她当匹瑾中学的老师。继续教书。

        1938年10月,广州陷落,海南岛顿时首当其冲,成了日本南进的第一个目标。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