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17

    相遇26.莫宁格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92968673.html

     

           2011年,回了一趟家,专程去看家乡的日本南进机场遗址。一路上,日光耀眼,蓝天如洗,白云如野马奔腾而过。细小的蚊蚋,红翅膀的蜻蜓,偶尔一见的鸟儿,在稻田与水渠中嘤嘤求生。1934年,莫宁格也路过这一代,仅来过一次,但我想,风景应该无异。后来来的日本人,也应该是这样风光。

          虽然,这路上的仙人掌、桉树、大叶相思、羽芒菊花,统统都是外来入侵植物,但它们也反把他乡当故乡,欣欣然,在这里生长了。

         在这个欣欣然的世界里,惟一阴森森的,便是尽头伫立的南进机场塔楼遗址,在那里已经六十多年了。黑森森的,就在青碧碧的稻田之中。虽然在这长大,但我从没来过,更没想过离我家这么近,几乎走路就可以来到。

         从小时,便见过许多日本人的遗物,我考上大学的中学,就是日本人的兵营。我父亲也在那读过书,宿舍就是日本人的屋子。一次,他赖在宿舍里不去班里,被教导碰见,情急之下,爬窗逃跑。这也是四十七年前的事情了。后来,父亲回来当校长,把日本人兵营的残门拆了,盖了一个校门。这也是二十八年前的事情了。

         父亲说,日本人败退后,丢下好多大酒瓶,爷爷捡回来家里,用了几十年呢。但我没有见过。父亲也没有见过日本人,他生于1946年。

         但有许多先辈见过了,其中包括莫宁格,她与我的先辈们,共同经历了1939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