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17

    相遇25.莫宁格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92961817.html

     

           一次,她爸或许是出于支持她(她有一个好爸爸),问她工作怎样。她在信里使劲摇头,讲得很吃力:“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从来没有大块时间做一件事情。教团……要我负责妇女福音工作。我又是教团秘书,这意味着我得做会议记录,重要的事务,我得跟纽约的委员会、中国委员会联系,还得处理其它部门如美国广州领事馆不时发来的咨询。我还是教团执行委员会的一名成员,这意味着我一年得跟他们碰三四次头,决定教团的各种事务与政策。我还是嘉积教团语言委员会的成员,为嘉积学校雇佣语言老师,并监督他们……我还是新闻报的编辑,这意味着我一年里我得三次催大家要稿件,编辑,送到印刷厂。教会的活儿太多了。”她还是教团嘉积站的秘书,记录会议,统计数据,负责联络其他部门。除了行政之外,她还要做好本职工作,那就是教书,英语课,圣经课,数学课……

          这些忙碌,除了责任感,还有一个大原因,就是莫宁格害怕空闲。忙碌可以压抑内心的空虚与忧郁。这一点,不止我这么看,毛凤美这个碎嘴子也看出来了。她发现莫宁格始终在不停干活,闲暇时也不休息,硬要给自己加外来的活儿,要是别人的活儿干得不合意,莫宁格“絮絮叨叨”,直到对方受不了。大概是这个缘故,有一阵,莫宁格跟嘉积的一些中国老师关系很僵,便想换到那大去工作,但没去成。

          然而,她的身体明显坏下去了,这也是她如此憔悴的一个原因。海南岛属于亚热带,疟疾高发之地,外来者死亡率非常之高,如果不是1880年西医终于发现了疟原虫,找到了致病之源,南方传教士的死亡率也不会低的。1887年,南下平叛的清军,进山剿匪,病死率是40%,乃至不得已撤军。就是到了1940年,躲进深山老林里抗击日军的国民党军人们,虽有西药,死亡率依旧非常之高。莫宁格来海南,如同其他传教士,疟疾发作是家常便饭,这显然大大损害了她的健康,但她从不跟家里说。

         一次,她长了一个肉瘤,虽然毛凤美帮她切除了,她内心不宁,担心是癌症。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莫宁格的命运,大概如同郝斐,是要葬身异国他乡的,我毫不怀疑,她人到中年,疟疾缠身时,脑子里会想着这件事,萦绕不去。

         但,浩浩荡荡的大历史,在1939年再次追上了她,把她从那个对她而言已经丧失了新鲜与生机的生活轨道上推开去。从那一年开始,她的很多海南熟人,我的先辈,都要死去。这个岛屿被更大规模的暴力血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