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17

    相遇23.莫宁格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92933062.html

     

    1934年海南长老会集体合影,后排左一是毛凤美,后排右六是莫宁格。此照片由辛世彪教授扫描。

            海南话讲:“三个[女乍][女甫]成个圩”,[女乍za][女甫fou]就是“女人”,意思是女人碎嘴子,三个人抵得上一个市场。莫宁格的新舍友,毛凤美,虽是外国女人,也是一个碎嘴子。跟莫宁格好时,就说“我们特别投缘”,闹别扭,就在家信里挖苦莫宁格,说她的老舍友,Katharine Louise Schaeffer,也受不了她,常常忍无可忍,出去躲,用现在话讲,“无语飘出”。她说,莫宁格把老舍友吹嘘成“圣女”了,圣女都忍受不了莫宁格,何况我小女子哉,云云。

               真真是“环球同此凉热”的“女儿性”……

          莫宁格这个老舍友,据教授辛世彪考证,中文名“郝斐”(1867-1931)跟莫宁格同住了十多年。她大莫宁格二十四岁,是她的父母辈,早来海南十多年。从1918年的一张集体合影看,郝斐虽然五十岁了,还是热情洋溢,很乐观的模样。再联想她死前将海南的遗产给了莫宁格,估计毛凤美的话,不怎么靠谱。 郝斐在海南基督教会里,资历老,地位高。莫宁格当年,初来乍到,想来受了她不少照顾。甚至可以推理,在这个小圈子里,莫宁格跟郝斐是一派。所以,郝斐的去世,莫宁格打击也不小,除了看到自己的未来之外,也丧失了一个近似母亲的长者。

          1918年的那张集体合影上,莫宁格初来乍到,笑得灿烂,像一个乡下傻姑娘,很憨。但到了1934年,十六年后,则憔悴得厉害,仿佛生命中的某种东西已经丧失。这时的她,比1918年的郝斐还小八九岁。

          毛凤美,小莫宁格八岁。在美国的时代史里,这是一个不小的分水岭。美国度过1913-1914年的经济危机以后,借助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东风,国势一日千里,再不复是昔日吴下阿蒙。毛凤美出生那年,美国以一些旧船,微弱的部队,跟西班牙打了一场美西战争,全世界都嫌弃它,说美国必定输。但毛凤美读大学的1920年代,美国已经是世界大债主,纸醉金迷,享乐主义与个人主义盛行,史称“爵士时代”。这个时代,便出现了一百年前的90后,“新女性”——以叛逆、青春、性感、享乐、特立独行著称,反维多利亚道德。

          这个毛凤美,显然有些那一代的风气,跟同事们格格不入。看1934年的集体合影,她虽然36岁了,依旧青春逼人,而且有些特立独行的架势。事实也是如此,她在家信里就讥笑莫宁格等同事,是满脑子的“布尔乔亚(资产阶级)”,决定不推荐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也就是《西行漫记》)给她们读。一听就是左派。至于谈到宗教,她的态度则是勉勉强强,颇为敷衍。

         虽然性格不一样,代沟也有,但三人也有共同点:都来自美国中西部,在一些小学校读书。一百年前,美国中西部与东部的区别,跟我们的中西部与东部差不多,比较落后,近乎乡村,很容易适应海外落后地区的传教生涯。事实上,来华的女传教士,大多数来自美国中西部。

         三个女人,有时代的差异,也有地域的相同。

         顺便讲一下,当时来华的女传教士,都是周日休息时写家信,不独毛凤美与莫宁格,想到她俩写家信的那一日,全中国有数百个美国女传教士都在写家信(女传教士比男传教士多),突然觉得煞是有趣……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