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16

    相遇20.莫宁格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92693068.html

     

          关于莫宁格,目前为止,我们所知道的,都来自她的书信,她的“一面之词”。虽然,她的家信里,也汇报杀戮、逃亡、革命的消息,但是我相信,有一些信息,她显然有意不跟家里说,而且,她的为人处世,她的性格,信里也不可能体现。

          但在1931年,出现了一个观察者,使我们知道了莫宁格的另外一些情况。这一年,她的老舍友,前面提及的老女传教士,Katherine Schaeffer,在香港去世了。她的遗嘱,是把遗产全部给了莫宁格。 十多年的舍友,她的去世,莫宁格想必倍感凄凉,Katherine Schaeffer也是她的小圈子的一部分,而且,她的去世,也是她的未来的一个影子:孑然一身地离开这个世界。物伤其类。这个打击,是母亲去世之后,接踵而来的一个打击。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的家人、朋友、熟人、甚至敌人,都是一个个把我们钉在这个世界上的钉子,其他,都是无关轻重的人。朋友的去世,相当于你的生命死了一部分的。

         这个新出现的观察者,叫Esther Malinda Morse,中文名是毛凤美(传教士都有中文名,但莫宁格的,我没有查到),是她的新舍友。

         毛凤美小莫宁格八岁,出生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是大学毕业的医生。当时教会学校,都有驻校医生,而教会医院就更不用说了。在海南基督教会这个小圈子里,毛凤美是唯一一个学历同于莫宁格的女传教士。

         1930年秋天,她来到嘉积,跟莫宁格住在一起。

         这个毛凤美,跟莫宁格一样,也不得不抵抗独处异国的孤寂,所以大量给家里写信,这些信件以及她的日记,还有拍摄的海南照片,现在都保存在美国大学。所以,她出现在莫宁格的信件里,而莫宁格则出现在她的信件里。

        在她的信件与日记的描述里,莫宁格有点不苟言笑,有点刻板。而她本人,从信件与日记里看,是一个有点情绪化的人,心情好的时候,谈到莫宁格就赞扬,不好的时候,谈到莫宁格就讽刺。有点小脾气。莫宁格则很少批评她,这说明,莫宁格比较厚道。

       总之,这两个舍友,就像两个镜子,有意无意地观察着对方。在毛凤美的眼睛里,莫宁格显得更真实了,我们看得更清楚。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