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15

    相遇18.莫宁格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92625201.html

     

            到了1931年,莫宁格已经在海南生活了十四年,除掉两年回家探亲。

            但我想她不曾意识到,这块土地的血腥味儿,越来越重,大规模的杀戮、内战,越来越危险,这一时期,正是我们所说的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像其他地方一样,死亡与暴力,席卷了整个海南。

            在她工作的嘉积也好,那大也好,红军与白军的攻杀,夷平了大多数地方,一次,莫宁格参加一次乡村婚礼归来,路上看见了剿匪归来的白军,看着他们缴获的苏联国旗,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看见了几十个被逮捕的红军士兵,说是要送到府城审判,但莫宁格相信,他们肯定都会被处决。

            处决,她不陌生,从她踏足到海南的第一年,就已经目睹了战乱与处决,只是她不知道,在那些山地里,被杀戮,被处决,被肃反的人数之多。

           一次,她前往山区的苗族传教,发现那里一片恐惧萧条,因为战乱,连山区的狗儿都处在恐惧之中。

           她更不知道,那些曾在她课堂上考试作弊的学生们,许多就是这些战乱中的主角,而农工职业学校的校长和老师,曾经请她去上课的,王大鹏,被杀戮于此年,王文宇则被杀于1932年。我想,在莫宁格的照常口吻,他们都是一些很不错的人,彬彬有礼,但他们卷入的革命,血腥无比,如同绞肉机,把那些充满理想,要改变社会的革命者都绞碎,同时也绞碎了小心翼翼只求苟活的人们……

          另一个大革命的主角,黎族的王昭夷,也于1916年在教会学校读过书,还懂英语,或许也是莫宁格的学生,或者见过她。早期的革命者领导人,都是社会精英,中产阶级的美国老姑娘莫宁格,不知道他们的遭遇。

          只有很少的一次,她抗战时期遇见了自己的学生,已经是国民党的军官,他们从自己这个老师那里离开,踏上了一条宿命的绞肉机之路……她看着他们离去,不知道其中含义。她的生活,是一个老校长的生活,一成不变。他们的去处,是如履薄冰,或者飞黄腾达,或者身死名灭,死无葬身之地。罗汉、王文宇、王大鹏,只是我们很少知道的几个名字。

          这一切,都不为莫宁格知道,这一年,她也进入了人生中一个最烦恼的年头:她四十岁了。也许,比目睹这一切杀戮,嗅着这一切血腥而言,这是一个女人最真实的最自我的烦恼吧。作为一个高等人,关上了门,革命、暴力与血腥,到底可以放下来,但年华老去,谁能拒绝了。

          1931年,莫宁格四十岁了,在海南已经十四年。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