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14

    相遇14.莫宁格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92379604.html

     

           莫宁格的一生,主要是一个教师,不是传教士。

          她喜欢当老师,这是可以看出来的,她给家里写信,谈到自己的学生们,都舍不得的样子。她去香港,除了大啖冰淇淋,采购衣物之外,她最在意的,还是要给孩子们带些什么,比如买些儿童风琴,给孩子们上课用。她是一个女子,关心的都是很细致的东西。

         她的工资,许多都是为学生们添置东西,一次,她有一个得意弟子,快毕业了,当时嘉积只有小学,她就想送她到府城读中学,然后再出钱送她去广州读大学,这个女孩,也不知道最后读了中学和大学没有。后来you有一个女学生很争气,读到了南京的金陵女子大学,1927年因为有通共嫌疑被捕。

         1918年,她的舍友回国休假,嘉积女子小学的事务,都移交给她了,这当家的活儿,不好干,会闹出一些不清不楚的事情,比如说,有人杀上门来,说这个女校窝藏女学生,就是奸淫的尼姑庵,还有人说,这里不干不净,纵容女学生如何如何。后来,渐渐的没人说坏话了,倒有人觉得女校的好了。于是,逃婚的,逃难的,都想躲到这里来避难。大家都知道,外国人高人一等,政府得罪不起。于是老公杀上门来捉逃婚老婆的,也有。我父亲当过校长,所以莫宁格经历的这些事儿,读其信,我也可想象其场景,虽然相隔七十多年,不远的。

         当时海南是乱世,乱世草头王,莫宁格几乎就是在战乱中度过的海南岁月,草头王彼此攻杀,几乎是家常便饭。当时的女校,虽说是小学,但是读书的女孩子都是少女了,嘉积驻扎的部队,如同土匪,当然垂涎三尺,所以学校里,任何时候都得有一个外国人在,否则那些士兵就要杀上门来了。嘉积市上的商人,蹙士兵蹙得要死,一派打来了,换一派,都要赶紧花钱买平安。而比商人更害怕的,当然是女校的学生了。莫宁格感叹:“中国人跟我们不同,我们是怕外国入侵,他们呢,是最怕自己人。”

         所以,传教士们也得尽量讨好当地军官,保持关系,互访什么的,莫宁格不太喜欢这事儿,但这世道,没枪杆子护持,不成,还是得去,一次,她还去拜望一个军官的夫人,走枕头风路线。

         莫宁格更头疼的,估计是跟官场打交道,传教士办教育,这是非常规事件。中国精英都不乐意,蔡元培不乐意,袁世凯也不乐意,一直要求国家管控,免得被文化污染,至于孩子们教育怎么办,后面再说。这件事,传教士们都头疼,特别是地方上的,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可能叫自己政府出面来办。而且,教会内部沸腾,因为义和团事件,一再彼此告诫,不要抬自己政府得罪中国政府。中国地方政府呢,则拖着,惹不起你,拖着不给你的学校盖戳总可以。不盖戳,你的学校就是非法,学生毕业了不承认,那人家孩子还读什么呢?这是国家政治,孩子们的教育问题,当然不在政府考虑之列。没过一阵,这种政府审批都要进行一次,莫宁格一中产阶级女人,哪懂得官场这一套潜规则?所以头大如斗。后来,她慢慢学乖了,盖戳的时候,就不洋人出马,引入注目了,请了学生的家长代办,那就很好办了,盖个戳,那不是小事嘛……

          总之,莫宁格的教学生涯,便是如此,学生、社会人员、军队、官员。她的世界,我想,就如我父亲当校长的世界一样,课桌的维修啦,学期的开学啦,等等。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