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13

    相遇13.莫宁格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92332750.html

     

            莫宁格来到的海南,是男尊女卑中的男尊女卑社会,现在也是。这种男尊女卑,在当时中国都是出格的。大陆(海南人的称呼)人再怎么男尊女卑,也没都要女人去做苦力,男人不干活的。所以,他们来到南方,见了都很诧异。在中国,越落后的地方,妇女地位越低。

            最早把女校带到海南的,是传教士,嘉积女校正建立于莫宁格来之前2年。他们如何招到学生的?如何做的广告?不可得而知。

           莫宁格发现,海南社会不知道女人读书这回事,男人认为,女人很笨,根本就不该读书。莫宁格愤愤不平地讲,事实上,来读书的女孩子,后来证明,都很聪明。但她又很郁闷地发现,她要跟谁谈点工作,诧然发现只能跟男人谈,女人还真不知道如何插手。原因很简单,当时的社会性事务,都是男人负责,没女人什么事儿,自然也就不懂。

          莫宁格所在的琼东县,后来改名琼海,它在中国女权运动里,是一个象征。莫宁格到此后的十三年,便兴起了红色娘子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恩仇深,中国人都熟悉。红色娘子军的成立,跟女校有没有关系?不知道,但中国社会的巨变之快速(虽然大多只是观念上),超乎想象。

           如前所述,莫宁格也不是来自一个男女平等的社会。她到海南5年后,也就是1920年,美国才通过宪法第十九修正案,女性才获得完全的选举权。这还是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觉得有必要团结国民的缘故。至于职业妇女,也不被舆论所容纳。莫宁格正是由此种工作压力,才选择了背井离乡,到海南来当传教士的。她所目睹的这一切男权统治,一样的出现在美国清教徒世界里,只不过,她自己习焉不察。读她的书信,她似乎对男权统治的清教徒美国,无甚批评。

          一次,她去香港,看见几个美国水兵喝的醉醺醺的,觉得很羞辱,觉得他们给美国人丢脸,禁酒是美国当时的道德律令,她这说法,我觉得,她是一个中产阶级道德接受者。对于女权运动,她无只言片语。

         这是两个大的文化系统的相遇。莫宁格,就像一只小白鼠,出现在两者的中间。在女权方面,美国在渐变,中国在巨变。有时候,中国蜕变的剧烈,不是莫宁格所能想象的。

        中国女权运动的发动,有两派,一派是女人,如秋瑾,另一派则是男人,张之洞、孙中山以下。当然是后一派势力大,他们之所以解放妇女,归根到底,不是为了妇女,而是为了民族,因为他们发现,如果妇女也有知识,也能工作,那么中国抵抗外敌,便加了一倍的力量,如此而已。所以,中国女权运动的发起,包括女子教育的发起,便是张之洞。美国清教徒世界的女权革命,对妇女到底是否出外工作,存在争议。中国的女权革命,其实不存在不工作的问题,中国妇女始终在工作,牛马一样的工作!

         红色娘子军的成员,实际上,都是贫苦雇工,或是谋食无门,或是拒绝童养媳,才出门参加革命的。困难困难,困在家里就难,出路出路,走出去才有路。她们的革命,说到底,跟莫宁格的当传教士,本质是一样的,只是不同的系统,不同的社会,决定了她们能选择的道路不同。

        当莫宁格在琼海最繁华的嘉积教书的时候,她所不知道的另一股潮流(也许有她的学生?),红色娘子军们则在最贫瘠的山区里为了革命,也为了生存在战斗。

        荣枯咫尺间,惆怅难再述。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