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13

    你的脸,我的脸,曾经是他们的脸——读舒茨笔记10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92322646.html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可避免,要参与社会运动,这样,我们必须不停选择一个身份,医生或者教师或者公务员或者城管,必须选择一个规定动作,体检或者体操或者去银行,这样,我们有一个“社会化的我”,即“客我”。

           这个“客我”,不是生来具有的,而是从娘胎里开始学习的,出了娘胎更加学习,察言观色,小孩子,据我观察,就懂得用哭泣与微笑来操纵大人。这也是社会化的一个过程。

          这样,我们就进入了一个常识世界。这个世界飘满了各种各样的常识,如同科学知识,由你去选择。

          首先是选择什么样的角色与价值。陈寅恪骂郭沫若,说你要当段文昌,我就当韩愈!还有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当诸葛亮。这就是有意无意的模仿,因为有一套“规矩”,当韩愈,当诸葛亮,这就是角色选择,也是意义选择。

          其次是选择怎么做事,这也有成规,去投票,这没有成规,去下跪,这有成规,并且是被检验有效的成规。

          当你做事的时候,选择的时候,有没有脑海里一闪,闪过史书里、小说里、电视剧里、生活中的人的角色?你的决定,有没有模仿他们?

         这种自觉模仿,米德叫做“自我类型化”,我们中国人倒可以叫做“自我脸谱化”,你看那些京剧脸谱,多类型化呀!

         正因为它脸谱化,类型化,所以常识摒弃了太私人化的生命史,而成为一些大而空的类型化知识,抽象概念,由此特容易被接受。

         我们,有意无意地自我脸谱化,我们的许多脸,是死掉很多年的人的脸:诸葛亮,张飞,曹操,刘备……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