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13

    被蔑视被否定的生命史——读舒茨笔记6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92314643.html

     

           活在一个充满了价值与意义的世界里,你如何理解我?

           我自己的价值,叫做主观价值。你对我的价值的推测,叫客观价值。

           舒茨说,你不可能完全理解我,因为我的生长历程与生活经验,肯定不同于你,也不同于所有人,所以我的“主观价值”,与你推测的“客观价值”,不可能一致。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生活经验,舒茨叫“生平情境”,这概念,大概源自美国符号互动论,其实生物学有更准确的词,叫“生命史”。

          那么,人与人的不理解,命定的,但在现实中,我们的确能理解对方,为何?

         舒茨说,这就是我们具有一种理性的能力,把自己当作对方,设身处地,推测对方的内心价值。但这种推测,是模式化的,类型化的,大量删除了你的生命史经验,你是谁,你来自哪里,你想什么,性格如何,都被大量删除了。我不认识你,但要是我知道你被打劫了,还被打了一顿,我能理解你的内心。用穆旦的诗歌讲,就是“个人的悲喜,被蔑视,被否定,/是你有意义的一环!”

          写到这里,忍不住先赞一个:穆旦了不起哉,这诗用在这里如此贴切!

          由此推导的结论是,我们认识世界的一个方式,便是知识的模式化,个人生命史的远离。

         大多数史学里,没有生命的温暖,没有个人经验的喜怒哀乐,这只存在于文学里面。

         《相遇》,我能写出那种生命史与社会学的融合吗?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的梦想与怨恨,都是如此平庸,如此千篇一律,然而,对于每个人,都是色彩斑斓的,因为生命大家都只有一次。

          说小的一点,我能理解莫宁格、赵承炳吗?理解到什么程度?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