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10

    经济学、社会生物学VS解释学——读舒茨笔记1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91940307.html

     

            因为写《相遇》,重读舒茨的《社会实在问题》。

           我的学术偶像一箩筐,后来毙了不少,但舒茨始终很喜欢,常读常新。说起来奇怪,我喜欢的诗人,不是邪里邪气,就是囧里囧气,但喜欢的社会人类学家,都温柔敦厚。舒茨看照片,很和善,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舒茨,属于德国解释学这一派。这一派出了不少人,狄尔泰、韦伯、加达默尔,胡塞尔、海德格尔似乎不能算,但受影响很深。后来这一派,通过舒茨,接上了美国符号互动论的米德与戈夫曼,又生出了常人方法学。我都很喜欢。

            解释学诞生,意在讨伐“人文科学”。当时的人文学科,模仿自然科学的外表搞学问,他们很反感,认为“精神”不是“石头”,不能用数理科学的方式研究,其重心在“价值”。

           这一派的攻击方向,照我看,是经济学的“利益”与生物学的“本能”。

           舒茨嘟嘟囔囔,怎么能用经济学的图标来了解“精神”?

           此话差矣!你要看我的工资条,就猜德我的哭穷精神的。舒茨,门派意识太重。

           我以为,经济学、社会生物学与解释学的融合,也就是“利益、价值与本能”的融合,才能更好解释人类。人要生存,“利益”是根本,“价值”归根到底,建筑在生存的基础上,两者没有根本冲突。解释学,必须建基在经济学与生物学之上讨论。 这样,科学与社会科学,就可以融合了。

           解释学与社会学,都一百年了,但它们的融合,似乎还没有开始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