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08

    相遇10•莫宁格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91499125.html

     

     

    哥哥搜藏旧书。一次,搜到一册民国传教士出版的英语vs海南话双语词典,给我念。是谁,如此耐心记录我们自己都无所谓的土话?不由感叹,欧美人真认真(最早一本国内的海南方言词典,出版于1996年,晚了一百年)。

    后来才知道,传教本地化,是欧美教会的规定。他们要求,传教士必须学会当地方言,才能开始传教。

    莫宁格也如此。抵华第一年,她的头等大事,便是学海南话。海南基督会为她请了一个海南籍教师。

    她有语言天赋,懂德语、法语、英语、拉丁语。对她,学海南话不是问题。唯一的遗憾,是犯了眼疾,只得暂时放弃书面学习,后来,不得不专门去香港治疗。

    但她不担心,兴致勃勃,兴致盎然地做她的工作。海南蚊子多,三只蚊子炒盘菜,所以疟疾传播得凶,来海南,没有不得疟疾的。莫宁格也多次得疟疾。一次得疟疾,发了高烧,她提手写了一首戏谑诗《海南高烧颂》。

    原来,她如同我,也是一个诗人。

     

     

    莫宁格的生活圈子,第一层,是长老会的英美同事。在华的5000多外国传教士里,海南长老会特别小,最多不超过三十人。莫宁格来时,它已经建立三十多年,有三大传教点,一个在府城,一个在那大,一个在嘉积。

    传教士们的大敌,不是暴力(海南兵匪横行,但外国人基本没事),不是疾病(海南盛行疟疾,但莫宁格来时,疟疾已经可以治愈),而是孤寂。

    一个留过学的朋友告诉我:她们在外,多少有些忧郁症,因为身在异国,融不进去当地社会,关上门,外面的世界便与自己无关,倍感孤寂。这种体验,传教士们都有,单身的莫宁格,自然更强烈。

    由此,这个小圈子,如同一个御寒的羽毛世界,一个美国的漂洋过海的小碎片,大家彼此扶持。大家记下彼此生日,抓住任何一个聚餐理由,甚至,只是一起说说英语。整个教会极力要维持一种美国生活习俗,以此来抵御异国他乡的孤寂。

    当时要求,用英语布道,一次,莫宁格用英语布道,感到无比幸福。

    写信。周六休息,她就用这时间给父母写信,就这样写了二十四年,一两千封。我们能明白她的生活,主要就靠这些信。

    看英文通俗小说。莫宁格懂中文,但对中文文学毫无兴趣,她读英文小说,如同海外华人读金庸武侠。沉浸在英文里时,也就暂时回家了。

    在家信里,莫宁格提到了许多海南人,但是,他们从未成为她畅所欲言、无所不谈的朋友,终其一生,她只一个外人,一个旁观者。

    事实也是如此,她看到海南的饥荒与杀戮,说:我庆幸自己不是一个中国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