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08

    相遇9•莫宁格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ngzhishou-logs/191492808.html

     

     

    我们常怀念青春,认为自己青年时,世界最美。其实不然。真正的原因,是青春有一股活力,孕育了希望,让我们不被囚禁于现实。希望这东西,不怎么源自思想,更多是一种“肉体无意识”。

    刚到海南岛的莫宁格,如同任何一个女孩,想家,哭鼻子,但这只是淡淡的情绪,大部分生活是,兴致勃勃,学外语,看琼剧,逛大街。

    她还青春,生活刚刚开始。在美国,她只是一家地方大学的女大学生,在中国不同,她是“上等人”,军阀与歹徒,随意勒索商人、枪毙平民,却不敢得罪她,后来侵占海南的日本人也不敢。

    传教制度很规范,所在的长老会也有钱,她衣食无忧,工资定期从香港汇来,每年可以度假,每六年可以休假一年。干到退休,还有退休金,后顾无忧。早她四五十年的传教士,如不懂得利用特权,就没这运气,有的甚至因为贫穷,被迫辞职。

    来中国那年,莫宁格跟妹妹们合影,四方脸,嘴角紧抿,眼睛炯炯有神,对自己以及置身的世界,有一种毫不置疑的坚毅。

    直到二十七年后,叫做“岁月”的力量,才把她的眉毛与嘴角撕扯成“八”字,把“坚毅”改变成“冷峻”。

     

     

    莫宁格的青春期,却是中国的更年期。

    此时,中国正值大混乱的新开端。晚清,因为太平天国运动,丧失了地方权力,地方实力派崛起,到底还有一个中央政府。辛亥革命,亡掉了中央政权,到底还有一个军事强人袁世凯。莫宁格到海南的1915年,袁世凯称帝失败,绝望而死,中国遂正式进入群龙无首、军阀混战时代,直到1949年。古训云,宁为太平犬,不做乱离人。那时,中国人想做太平犬而不可得。三十四年里,有大小军阀三千人。

    当时,美国蒸蒸日上,成了世界新秀,中国则江河日下。一些美国传教士,有一种浪漫,把中国的“辛亥革命”,当作美国的“独立战争”,认为只要效法美国制度,中国必定振兴。他们不知道,美国独立,只是政治分离,制度未变,辛亥革命,则是中央瓦解,诸侯井喷,两回事。

    然而,这正是莫宁格的思想背景,她对她的传教事业,有一种青春的乐观。

    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战胜国召开巴黎和会,会上,“战胜国”的中国被羞辱,莫宁格给家里写信,讲:“可怜的老中国——她确实太惨了。我开始认为,如果没有外国力量的帮助,她没什么希望——最好是由美国来保护她十年,除掉所有只关心自己利益的军阀。他们毁掉了这国家所有的一切。”

    这里的“军阀”,也包括孙中山的广州政府。当时,孙中山跟英国闹僵,转而亲近苏俄。这事,传教士很反感,莫宁格在家信里,不止一次贬孙中山,认为“他完了”。结果,孙中山死后,举国哀悼,她甚为惊讶,不知为何。

    外人看中国,如同隔毛玻璃看美女,一首朦胧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